当前位置:主页 > 杂文 > 黎明前的黑暗

黎明前的黑暗


  当看点文学社团副社长陶桃告诉我,阳光社长实在忙得顾不上看点了,让我接手看点时,我怎么感觉到天空突然一下子黑暗下来,人也变得没了往日的精气神。由于前两次因为不想接手看点,同阳光发生过争执,她当时气得想要申请关闭看点,这次我不敢再犹豫了,二话不说地答应了陶桃副社长,接着便被拉进江山社长群,进群后,受到一阵狂轰滥炸式的祝贺。可他们哪里知道我的心情,看点没了阳光,我感觉天要塌了,也黑暗了。
  本来这段时间作者来稿就不多,人也闲得无聊,偶尔来了一首诗歌,还是诗歌主编月下疏影的投稿,根据江山的规定,月下疏影的诗歌必须由别人编发,她自己是不能编发的。看点本来就没有其他诗歌编辑,原先都是阳光社长编发月下疏影的诗歌,现在阳光社长辞职了,我就只好硬着头皮把月下疏影的诗歌给编发出来了。也不知道我对那首诗歌的编者按写的合不合规矩?那首诗歌的标题是《阳光睡去,秋夜微凉》,我给她写的编者按是:“金乌西坠,玉兔东升,这是自然规律。阳光沿着天空的轨道,巡察了一整天,可能有些疲了累了,他想要休息一晚,那就让他休息吧,夜晚就由玉兔巡察。虽然玉兔的光亮不及阳光的十分之一,但也同样可以照亮他人的心房。这首诗以写实的手法,诠释了阳光暂时隐去的原因——他太累了,想要睡一会儿,睡醒了,他又会一如既往地履行自己的职责。一首意境深远的好诗!推荐共赏。”
  是啊,阳光疲了累了,想睡觉,想休息,月亮只好顶替阳光巡察看点。可月亮只是暗夜里的一盏灯,光亮不及阳光的千分之一。你说这天空能不黑暗么?于是月亮只好使尽浑身解数,尽量让自己亮些,更亮一些。然而,月亮只是颗月亮,哪能像阳光一样普照人间?月亮遇上大雾和乌云,微弱的光亮变得更加微弱,甚至是不堪一遮。这天空能不暗淡么?
  今早起来,又看到奇异果的留言,她说:“由于今年工作多,越来越忙,还有就是颈椎病犯了,前面给阳社说过,假期治疗好了点,开学才一个多星期又严重了,下午下班要做按摩。所以想辞掉报精品的任务,以前是从陶社那里接过来的,麻烦您看着协调一下。”
  人家有病,不能不让人家治病吧,我只好说:“昨晚睡得早,没看到,对不起哦!那我就先顶着,你先休息治疗一下,等颈椎和腰椎好了再说。毕竟身体要紧。”安慰过奇异果后,我又连忙向陶桃副社长求救:“陶社救救我!果果颈椎和腰椎犯了,没时间报精了,我先顶着,你若有合适的人给推荐一下,我真的不想让看点散摊啊!”陶社连忙问我:“果果报到哪了?”我回复说:“精品报到月下的诗歌,复审报到《捉奸》。”接着又补充说:“这段时间诗文本来就不多。”陶社说:“我先报着。”我非常感激陶社的救急,说:“好的,辛苦您了!”陶社说:“没事儿。”
  这个周又轮到我值班,不过我无论值不值班,每天上班都很早,基本是六点半到值班室。上班后的第一件事便是打开电脑,然后登陆江山文学网,进入看点后台,看有没有新的投稿,如果有,便连忙捞起来编,原先我总是把去后台捞稿子叫作钓鱼,没鱼时,我就念咒语:“鱼呀,鱼呀快上钩,大的不来小的也将就。”后来因为来稿少,我像一只啄木鸟,每天因为想找虫子吃,便拼命地啄树,笃笃笃,笃笃笃……可是,总是像犯了咒神一般,每天最多只能吃到三条“虫”,有时候三天都吃不到一条“虫”。于是我便在编辑群里拼力叫唤:“我好饿呀,虫呢?虫呢?”每当这时,阳光社长总会及时出劝我:“你自己生产‘虫子’呀!”阳光社长一说,我便不好再吭气了,于是便埋头生产加工“虫子”,加工完成后往后台一扔,在编辑群里说一声:“刚扔了一条‘虫子’,谁给捡起来?”话刚说罢,再进后台时,“虫子”已被叼走,可最近一段时间也不知道大家都在忙啥,“虫子”扔进后台,能放上一整天都没人搭理。经常活动的,也只有兰花副社、陶桃副社、奇异果、冰泉、天生我才和我在编辑群里说话,其他人都不见露面。原先最活跃的花保老师,最近一段时间也不知道在哪藏猫猫?月下疏影在一家药店上班,很忙,这我知道,但她也经常坚持写作。古韵主编晴空飞燕也不知道飞哪玩去了?你说这看点的天空能不黑暗么?
  可能是我这个人怕闲吧,人闲心不闲,人一闲下来,便会变是无聊,爱五想六想的,想法一多,便会觉得天空是暗的,空气是浑浊的,事务都是透着古怪的。
  但是我始终相信,看点的黑暗只是黎明前的黑暗,破晓后,阳光就会普照大地,黑暗就会隐去。我相信看点会亮起来的,天亮后会有人来接班的,只是时间问题。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黑人白话
下一篇:观木翁书法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