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杂文 > 朋友

朋友

人在世上蹓,哪能没朋友?朋友像拐杖,相互得扶助。
  叫化子也有三个穷朋友,何况我等暂时还没有沦为叫化子,那就更不能没有朋友了。
  度娘告诉我,朋友是指在任意条件下,双方的认知在一定层面上关联在一起,不分年龄、性别、地域、种族、社会角色和宗教信仰,符合双方的心理认知、可以在对方需要的时候给予帮助的人。
  我这个人虽然朋友不多,但是每走一个地方,都会有意无意地结交几个朋友。
  首先是在部队,党和国家帮我选择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战友,战友当然可以称为朋友,而且是可以把后背交给对方的生死弟兄,是过命的朋友。这种朋友不是我自己刻意去结交的朋友,那是一时战友一生弟兄式的朋友。但是战友之间的朋友也是有区别的;有的一旦退役回到地方,就变得寡淡如水形同路人,有的即使几十年没能见面,见了面仍然能够记得对方的喜好,仍然时刻挂念着对方的冷暖。这样的朋友式战友,是最为难能可贵的朋友。
  后来退伍回到地方,被安排到林业部门工作,开始在老家邻近的关防乡林业站工作了九年,这九年间也结识了不少朋友,但多半都是农民朋友,工作上的朋友并没有几个,屈指可数的,好像只有黄文银,林礼森和杨方勇等为数不多的三个朋友,现在也只跟黄文银和杨方勇还谈得来,林礼森因为要奔他的仕途,后来就不怎么来往了,见了面也只是打个招呼而已。
  而我在关防乡工作期间所结识的农民朋友,即使我后来又调动到另外几个地方,仍然还有较为密切的来往。因为我的主要工作对象是农民,林业技术的普及还得靠农民来实施,阶段性或突击性的工作任务也得依靠农民来完成。可以说,没有农民朋友的支持,我的工作将一事无成。
  我记得2004年接到关防乡一个老支书的投诉,说关防乡政府给各村强行摊派罚款任务,导致该乡各村假借整治毁林开荒为名,把农民罚得叫苦连天。于是我便向景阳乡政府请了几天假,专程到关防乡采访。谁知我刚在土地岭村采访了几个村民,就碰到该村党支部书记祝某,遇到祝书记的那一刻,我感觉到可能要坏事儿了。于是便赶快结束在土地岭的采访,转战到附近的总兵沟村。果不其然,我刚到总兵沟村不多一会儿,关防乡政府的小车载着同个乡领导就追到了土地岭村,随后又追到总兵沟村。他们追到总兵沟那会儿,我正在老村文书周广亮家了解情况,晚上在广亮家住了一晚,第二天又去了另外一个村。乡政府猜到我的下一个目标是回龙管理区,便老早到回龙管理区堵截,结果,我在几个农民朋友的掩护下,硬是从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溜走了。当他们追到丁家坪时,我正在一农户家里采访,都能听到他们向当地农民的问话,可他们楞是没有发现我。丁家坪采访结束后,当地农民朋友用一辆小四轮车把我送回景阳。那篇《专项治理变了味》的批评报道,于当年的八月一日在《湖北日报》刊登出来,接着便是省市县联合调查组到关防乡核实,核实清楚后,责令关防乡政府将摊派收起来的近百万罚款退回到农民的手中。为此,关防乡党委书记陈某恨我恨得牙根发痒,但却拿我没有任何办法,因为我采访记录都是经过采访对象摁了指印的,是经得起调查核实的铁的事实。
  我在景阳乡也工作了九年,在景阳乡也只有屈指可数的老年朋友,像许应平老爷子,耿方春老爷子,还有祝老爷子和任老爷子等人,他们经常到我林业站办公室来玩,有时也喊我到任老爷子家里打川牌。只要我有时间,都乐意跟几个老爷子在一起啪哒,通过跟几个老爷子闲啪哒,硬是啪哒出一本24万字的民俗专著《古道遗风》和一本22万字的《景阳说唱》。
  那时候,景阳乡集镇居民和政府干部们都觉得有些奇怪,为啥总有那么些老爷子跟我来往,他们压根儿没有想到,我那时对民俗研究特有兴趣,那几个老爷子可是一肚子的典故!当过农会主席的耿方春老爷子善于讲故事,许应平老爷子善于讲礼俗,王光华善于唱民歌,戴显宝善于说酒话,祝庄华老爷子善于讲一些生养教育之类的典故……跟几个老爷子闲啪哒时,我就已经在无意识的情况下把景阳民俗了解得七七八八了,那本《古道遗风》还得到省民协主席傅广典先生的高度评价。
  对我稍微有所了解的梁友宾曾经向别人解释说:“那家伙之所以喜欢同几个老爷子来往,他是在向几个老爷子‘盗宝’呢!”对于“盗宝”一说我并不否认,民俗在几个老爷子嘴里就是个家常闲话,在我的心中可不就是“宝贝”么?
  若干年后,有谁还能记起乡党应酬是怎么回事?有谁还能说得清“祖宗十八代”?还有谁能说得清景阳丧葬习俗中的六十三个常规仪程?这几个老爷子都给我说清楚了,我也如实地记录下来了。
  工作调回城里后,我就没有几个朋友了,除了几个文学创作上的朋友,就是在扶贫过程中结识的几个包联对象,除此之外,也就是在江山文学网结识了一群文朋诗友,而这群文学网友中最能理解我并主动加为好友的,也只有系统散文编辑雅润、秋风、看点社团的只留阳光、陶桃、兰花悠悠香、小民西安、冰泉、花保,秋月菊韵的叶雨大姐、丁香社团总编樱雪,八一社团的上官欢儿、风恋社团社长碧潭飘雪等人。
  我这个人在交友方面相当苛刻,也非常古怪,因为我始终坚持“别人给我一分热情,我将回报十分热情;别人对我有一分冷漠,我将报以百倍冷漠”的原则,对于“三观”不一致的人,我是从来不肯与之交往的。因而,像社会上普遍认同的麻友、牌友、酒友,一概与我不沾边儿,个别利益至上的文友,我也绝不与之交往。
   (编者注:原创首发)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投稿邮箱:35625244@qq.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