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杂文 > 杂说“脸面”

杂说“脸面”

“蓝脸的窦尔敦盗御马,红脸的关公战长沙,黄脸的典韦白脸的曹操,黑脸的张飞叫喳喳……”端午节那天晚上,孙儿坐在木椅上翻来覆去的收听京腔表演的《说唱脸谱》,那激昂欢快洒脱的歌词也触动着我的心灵,那蓝脸、红脸、白脸、黑脸使我联想起社会上各色人的脸面,于是就想写写“脸面”这个话题。
  脸面,通俗说法就是面子或情面。人的脸面处于人体正面,位置也高,又暴露于外,没有什么遮掩,最容易引人注意。一个人的形象,很大一部分都集中在脸面上,脸面也可以表现出一个人处事的人情心态。因此有什么样的脸面,就意味着有什么样的生活。
  中国人在日常生活中会有很多关于脸面的谚语,如"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出门看天色,进门看脸色","死要面子活受罪","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等等。
  传统的中医还认为,人体内脏机能的好坏,可以在脸面上反映出来。所以“望”脸面、“闻”气色就成了中医诊断病人的一个技法。当人脸上出现呈红色或紫色鼻尖,皮肤过于白皙皮肤过于白晳,面颊呈褐红,眼圈发黑、脸色晦暗等症状时,那就是人的心脏或肝肾等部位出了问题,您的身体出现了健康就值得引起高度重视了。所以善于养生的人,每天都抽出一点时间来观察自己的脸部面部,将这些疾病隐患早早扼杀在"摇蓝"之中。
  易中天先生在他所著的《闲话中国人》一书中说:“面子是中国人的宝贝,面子几乎主宰着中国人的一切。人际关系要靠面子来处理和维系,社会生活要靠面子来决定和操作。面子是中国人社会交往中的‘通行证’,有了它,就能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化难为易,左右逢源,且化敌为友,化险为夷。”可见一个人在社会上混得有脸面是很重要的。
  “脸面”真的让人去值得玩味,它细若蚕丝、薄如金箔,既当不得饭吃,也当不成衣穿。然而,这种看不见摸不到的东西却又使人举得起来,而难放得下。饿死事小,没脸面事大,“死撑”就是指的就是很要脸面的最典型表现,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死要面子活受罪”。项羽就因为“无脸面去见江东父老”,而宁可自刎而死的。在我们平常人的日常生活中的那些“不要脸”、“给面子”“人要脸,树要皮”,“打肿脸充胖子”等等想想,都是因为维护脸面不受损伤害的表现。此类种种,貌似在维护自己的尊严,但已经和真正的尊严差之千里了。
  当今的人们,一般关乎脸面的事,大都与钱多少有关。钱多的是大哥,钱多脸面就是大。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城乡的男女青年结婚,都要在大门上方悬挂出粘贴好的成百上千的大红钞票,表现出他们的婚礼很有脸面。在消费上。享用别人享受不了的好烟名酒,几百元一支的天价烟、几十万元一瓶的“人头马”大曲显摆在人前。当然,用名牌包包,涂名牌化妆品也是算很有脸面了。如果能开上豪华车招摇过市,或在闹市里飙车,更能引来人群艳羡的目光。而今结婚、死人都是拿钱去大操大办,来显示自己有脸面,倘若那家来移风易俗,简单办理红白喜事,就会遭到许多非议,那简直就是没有脸面了。
  在我们乡下,周围也不乏有这样的人:一个买菜的女人一年四季辛勤劳作,肚子里装着菜叶,天天省吃俭用,最后终于买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名牌包包,当她挎着包包站在镜子前面时才发现,自己除了一脸的疲惫外,两个眼睛的巩膜已经充满着血丝,细细的皱纹爬上了眼角,肤色还显现出营养不良的样子。可是她还是觉得自己有了脸面,逛街时刻就把那名牌包包高挂胸前,显示自己有能耐,有脸面。还有一些常年吃着国家低保的人,来回二三里路都不愿用脚走路,要坐专车,以此来显示自己的脸面。
  脸面和虚荣在商品经济地催化下扭结到了一起,脸面就占据了人们生活的半壁江山。脸面和虚荣就给了商家无限的商机,他们巧妙地用“品牌”撩起人的虚荣心和面子,绑架住人的尊严。
  女人的脸面是最金贵的,那些浓涂艳抹的化妆品,不知吸取女人们的多少钞票。一小瓶擦脸用的油脂价钱远远贵过她一年吃的米面钱;男人的一块名表,一辆豪车,那价钱更是超过他一世吃下肚的米钱肉前好多倍。有的青年人为了争得自己的脸面,不惜铤而走险,干出违法的事来。更好笑的是,住在集镇里的已经读到初中的一个女学生为了美容,偷去她妈妈十多年积攒的五千元钱,从网上买回一小瓶“美容霜”,涂在脸上不到三小时,脸部就发肿变色,只得哀求妈妈送她进医院,结果有花去消毒诊治费八千元,害得她妈妈背上了债务。
  一个人的脸面都是爹妈给的,只要五官端正就够漂亮的标准。不会按照你心目中的意愿去生长,你就是长得尖嘴猴腮也是没办法的事。但是你要坚持洗脸,把脸面洗干净就行了,乱涂化妆品,去做什么整容都是徒劳的。女孩子爱打扮也要适可而止,不要乱涂什么膏什么霜的,弄出个三仙姑下凡,那才叫你哭笑不得。
  人类为面子展开竞争。一方面成了世俗中优越感的表达方式,一方面表现的却是自卑与自信的缺失。靠用脸面用来填补人性中虚荣而带来的缺憾,并引发出数之不尽攀比、贪婪和掠夺等问题正是一种社会的悲哀。
  从脸面的颜色,可以看出人的心地和态度,和善慈祥的脸面,像弥勒佛一样的,令人感到亲近;冷若冰霜的脸面,那就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凶狠地脸面叫人望而生畏,只能远远避开。惹不起我们躲得起。别人愿不愿意帮助你,脸色就是结论。俗话说的:“出门看天色,进门看脸色”就是讲的这个道理。可是这句话用在圆滑奸猾的人身上并不见得,因为他们会戴面具,心里想的不见得就表现在脸面上。可见脸面还是没得人心的复杂。
  脸面带笑,那是友好表示,最宜让人接纳。小孩淘气干错事,大人发火要打,小孩却笑起来,叫你下不去手,因为“伸手不打笑脸人。”打人莫打脸,脸面是人尊严的底线。打人脸就叫“臊皮”,你破了人家的脸面,别人就无法容忍,就会与你挥起拳头拼命,惹出事端和麻烦。
  人们形容那些道德低下的人,就说他是“死不要脸。”人不要脸,百事可为,什么坏事都会干得出来,成为社会的垃圾,成为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子女有了出息,人人爱个个夸,父母觉得很有脸面,得到无形的荣誉,心里乐滋滋的。
  总而言之,人的脸面是个大问题,必须好好对待。目前还是“要脸”的人比“不要脸”的人多,要脸还是维护道德的一道防线。人们觉得脸面是生活和人生的显示器,还是要好好保护脸面。但是千万不要戴上虚假地而漂亮的面具。
  由此,又联想到川戏中的变脸。川剧表演的“变脸”很神奇,成为一门独特的艺术,很是逗人看。那演员凭着练习娴熟的功夫,只要在舞台上使出"抹脸"、"吹脸"、"扯脸"的技艺。可以变出绿、红、白、黑、花不同的脸。看川戏变脸是很多中老年人都喜欢的到剧场看场川戏,喝上三杯茶,真的是一种享受。变脸中最具川剧特色的,《白蛇传•金山寺》一场紫金铙钵的变脸。当哼哈二将、简斋、哪吒、韦驮等被白蛇一一战败后,法海禅师使出罩摄"妖魔"的神器紫金铙钵,白蛇仍然在青蛇地掩护下成功逃脱。紫金铙钵拟人化为钵童,先后三次出场,依次变为红脸绿眉、蓝脸金眉、黄脸、白脸黑眼,最后以白脸、笑眼、红颊的本脸,跺脚之间,突然变为黑脸白眼追杀白蛇。具有十分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当然这种享受只能在剧场,在生活中当你老是遇到说话不算话,弄不好就变脸翻脸的事,保管你一定很是烦心,一点也高兴不起来。鲁迅先生有名言说:"一阔脸就变"。有种人"变脸"就是这样,他曾经穷途末路,苦不堪言,受你帮助,但是他一朝得势,飞黄腾达,则再难正眼瞧人,朋友熟人不相往来,看见也不相招呼,连走路也衣角翻飞,拂人于咫尺。同样让我们这些寻常人惊诧万分。
  现实社会,可以经常看到那些达官贵人驾乘高档轿车,出入高档别墅、馆所,衣香鬓影地频繁参加所谓的交际、娱乐,一副纸醉金迷又趾高气扬的派头。而一旦被"双规",一旦失势,就又耷拉脑袋,满脸无奈与悔恨,也真教人哭笑不得,顿感滑稽之极,又深为痛恨!
  我们这里有一个不学无术的男人,通过关系当上一个搞工程建设的经理。好几年衣冠楚楚,脸面光鲜,不想去年遭到处罚,便大变其样,一副委琐潦倒的面容,连说话也没有底气了,还想到去上吊自杀。
  还有一个丑陋的女人,不是通过自身素质的培养,以增强可爱的程度,而是借助现代整容技术,美化成一张精致漂亮的脸,与一大官人苟且串通起来,不到三年却居然换来金钱万贯,脸面的大美,真是奇妙得很!
  男人有了钱,可以装扮成宋玉、潘安为所欲为;女人有了钱,也可把自己塑造成西施貂蝉,妖魅公主。"变脸"之技种种,何其多也。但是,我们绝不希望这种"变脸",继续在社会的各个角落里变来变去,做人还是拿出真面目,真才华,真胆识,真灵魂好!
  “紫色的天王托宝塔,绿色的魔鬼斗夜叉,金色的猴王银色的妖怪,灰色的精灵笑哈哈……一幅幅鲜明的鸳鸯瓦,一群群生动的活菩萨,一笔笔勾描一点点夸大,一张张脸谱美佳佳……”
  我的脸面一文写完了,孙子还在继续听他的《说唱脸谱》,好像他也要把这人间剧场上的各种脸面看穿似的……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喜出望外
下一篇:苦涩不宜久回味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