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杂文 > 黑人白话

黑人白话

◎ 《黑人白话》
  这人哪,的确不能太得瑟,特别是在大自然已起报复之心的时候。
  
  ◎ 《黑人白话》
  我讨厌不懂得克己的人,我讨厌不懂得利他的人,我讨厌不懂得尊重的人,我讨厌不懂得感恩的人。总之,我讨厌自私自利无情无义的人。这种人的结局,一定远离和谐与快乐。
  
  ◎ 《黑人白话》
  忘物的阅读和忘我的写作,便在时间之外,也是人生最幸福的状态。
  
  ◎ 《黑人白话》
  政治学乃至学术界,暂且不论其内容,仅就其形式而言,大抵有两类学者:一类是努力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进而理论化、权威化;一类是尽量将复杂的问题简单化,进而通俗化、平民化。黑人以为,前者比较容易或者说比较简单,后者比较困难或者说比较复杂。当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者,以嫉妒之隐,行贬损之实者,更容易更简单。一个站在楼顶上撒尿的人,的确显得比楼还高。
  
  ◎ 《黑人白话》
  想想当初墙上的年画,看看如今屏中的动画,也便知道爷爷奶奶与孙子孙女的精神差距和文化差别。
  
  ◎ 《黑人白话》
  当下,教育的破坏作用远远大于建设作用,已经成为社会公害之一。
  
  ◎ 《黑人白话》
  这一辈子除了知足常乐、感恩享乐、助人为乐、自得其乐、知行苦乐,黑人晚年还有天伦之乐,天籁之乐、天然之乐、天真之乐、天堂之乐。所谓“人生十乐”,十全十美。
  
  ◎ 黑人白话》
  倘若人生还有初见,便是心灵仍未衰老。
  
  ◎ 《黑人白话》
  在俄国旅行,和在美国游玩的感觉大相径庭:前者既是英雄也是强盗,后者既是绅士也是流氓,他们都注定不会成为中国真正的朋友……前者可以成为战略同盟,后者可以成为互利伙伴。无论前者还是后者,都是与我们一路竞争的对手,所谓国家优先论;也都有值得我们认真学习的地方,所谓民族优越性。
  
  ◎ 《黑人白话》
  昨天和一位上海朋友聊起打麻将的心态,也不要把输赢看的太重,把数字看的太重。更不要在算账时斤斤计较,分分计较。赢固可喜,输亦欣然——可是三个人陪你一个人玩啊。总之,人要看重感觉,不要看重数字,和朋友在一起的快乐感觉是无法用数字计算的。顺便说一句,黑人特别希望麻将桌上有说有笑,轻轻松松,特别讨厌在打麻将时斤斤计较,叽叽歪歪的人。
  
  ◎ 《黑人白话》
  有如民主是人类之梦,和平也是地球之梦,而丛林法则才是人类和地球的梦醒时分。在这个世界上,得到民主皆有上限,失去和平均无下限,尤其不要相信豺狼虎豹的下限,唯独相信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但愿特朗普不是希特勒,美利坚不是法西斯,祈愿黑人旅居美国的朋友们安然无恙。
  
  ◎ 《黑人白话》
  幽默散文大家刘齐兄曾把贵州之“贵”拆开解读,妙论为“中国第一宝贝”。如今贵州又有了世界第一的桥梁,但愿中国还有世界第一的防空天网和洲际导弹,那样,只有那样,我们的各种宝贝才能够保证安全齐备,才能够不被人炸,不被人抢。
  
  ◎ 《黑人白话》
  通过基本建设拉动内需,还有一个潜在动力:一有基建项目,大大小小的官员们便有机会为前途铺路,也有机会为“钱途”贪腐。
  
  ◎ 《黑人白话》
  战争中,只有冠军,没有亚军;只有你死我活,没有发挥出色。别说炮火击发落后对手37秒,就是0.01秒的差距也能决定胜败,特别是现代战争。
  
  ◎ 《黑人白话》
  秋天来了,我们开始怀念繁荣的夏日;冬日来了,我们开始期盼温暖的春天。中美大战来了,我们开始重新主张自力更生,奋发图强;重新认识国际关系,利益为王;重新批判社会拜金论和全民娱乐风;重新塑造政府的形象和民族的坚强。大风净地,大雪洗天。为此,我们的确要感谢特朗普,感谢美利坚。西风阵阵的秋天来了,后面必定还有白雪飘飘的冬天和鲜花朵朵的春天。
  
  ◎ 《黑马由缰》
  比较而言,北方秋天的色调最为丰富多彩,特别是驾车在辽东的山路上盘旋,眼前不断飘过枫红柞黄桦白松绿的调色盘……五颜六色,绚丽缤纷,特别像一幅风格独特的俄罗斯油画。当然,除了路线正确,还要掌握好时间:季节早了色差太小,季节晚了树叶太少,不早不晚的秋露时节,这幅“油画”的色谱才恰到好处。一般说来,观赏辽东山色的最佳时机应当在国庆节后或中秋节前后。近期老家有几位老同学想组织辽东山区自驾游,黑人便觉得他们出发的时间有些早——秋山秋水还没被秋风秋霜浸透染透,只是浅红淡黄灰白土绿……总之,大自然“秋煮”的火候还不够好,还需要耐心等候两到三周。此时此刻,倒是辽南的渤海之滨更好看,更好玩,不如从营口驾车驶上南下或者西行的滨海路。
  
  ◎ 《黑人白话》
  黑人的QQ空间,黑人的雅虎邮箱,黑人的新浪博客,黑人的腾讯微博,黑人的红袖添香,黑人的天涯社区,黑人的《榕树下》网站,黑人的《雀之巢》社团……好多都打不开了,像曾经风光无限的泰坦尼克号一样渐渐沉入海底而尘封成为永远的秘密。若干年后,它们都将成为历史文物,经考古学家研究发现,原来上世纪或者上上世纪,曾有这样一个奇奇怪怪的人和他莫名其妙的故事……当然,他们首先要破译的是,登录密码和心灵认证。
  (原创首发)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