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琐记(随笔)


  (一)屁戈
  如果你见到屁戈这个人,再对照他的所作所为,难免会大吃一惊。屁戈长得是那么忠厚,甚至有点寒碜,然而办的事情是那么不靠谱。这真应了那句话: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屁戈有三辆车,一辆是福特,已经伴随他十九年。驾驶舱管用的还有三个部件,方向盘、油位表、转向灯。屁戈喝点酒之后喜欢驾驶着他的“爱车”风驰电掣,只见道路两边的桉树犹如被人摔倒一样迅速向后倒退。坐在旁边的阿宾直紧张:“屁戈,你现在车速多少?”
  屁戈把车窗摇下来,把手探出去:“嗯,一百三四十迈吧!”阿宾就一个劲儿地劝屁戈:“我不赶时间,我不赶时间,你完全可以开慢一点!”
  小张见了屁戈的福特车之后,有一句很经典的评价:“在泰国,十九年前能有辆福特车很了不起,十九年后还能继续开,同样很了不起。”
  屁戈的第二辆车是辆骑了六年的铃木摩托车,车把光秃秃的,只剩下车闸还在坚守岗位。摩托车的车速表倒是挺好,不过要想知道油位就麻烦了,得使劲摇摇车子才能估摸出里面还剩下多少油。
  第三辆车就拉风了,是辆崭新的太子摩托车,每次屁戈做上去的时候,便立刻由一个无精打采的中年老鳏夫,变成意气风发的公子哥。屁戈告诉阿宾,这辆车可是他的泡妞战车,花了他六十万泰铢,折合人民币十几万元,也给他带来无尽的满足感和数不清的乐趣。
  屁戈一有空闲就在电脑上翻看美女图片,美女照片不光有明星,还有其他人。有些女人面带不健康的颜色,一看就知道生活作风有问题,而且一看屁戈专注的表情,就知道跟这些女人有过“交集”。阿宾逗他:“传个视频看看?”他嘴角一瞥:“视频算个屁,还有小电影呢!”
  屁戈告诉我,他每年固定两次去芭提雅,为的是让自己不要忘了,自己生活在一个色情业高度发达的国家,要充分享受它带给民众的福利。屁戈还经常跟我讲昨天晚上发生的故事,然后两眼放光地自我沉醉。于是,每天早晨我都这样跟他打招呼:“hi,playboy!”可以看得出,他把这句话当作对他的无上赞美,不过还是小小反驳一下:“你说的不对,我是bad,badboy”。
  礼拜六晚上,我和阿宾正在当地最大的市场闲逛,忽然看到无所事事的屁戈,正在用眼角瞄一个青春美少女,我冲上去大吼一声:“playboy!”把他吓得一哆嗦。
  虽说偷看美女无罪,可他这般贼头贼脑地偷窥,实在有失风度,于是我们揪耗子一样揪住他:请喝酒、请喝酒。
  一瓶啤酒下肚,我基本上就饱了。不过屁戈酒兴明显上来了。酒钱是他掏的,看起来他想把桌子上的酒尽可能地都倒进自己肚子里。他的双眼开始迷离,一种淡淡的忧伤泄露出来。
  “我今年四十七岁了,没有钱,没有稳定的工作,不知道将来!”
  我知道他离过婚,但不确定是不是有孩子,就问他:“有孩子吗?孩子是否是归前妻抚养?”
  他情绪有点低落:“没有孩子,也买不起房子,至今还在租房子住。”
  “那你宋干节在那里度过的?”泰国的宋干节相当于中国的春节,隆重得很。
  “就在这里啊,在我租住的房子里。”
  平常戏谑惯了,忍不住问:“没找个美女,就这么干齁着?”
  “和我的八只小猫在一起,每天就是起床、吃饭、喂猫、睡觉。刚才在市场,就是给猫买吃的来着。”
  阿宾去过他的住处,见过他养的猫,不是什么波斯猫、暹罗猫,就是从外面捡回来的流浪猫,而且有几只一看就知道身上有病。半个月前,阿宾去的时候还有十四只,如今只剩下八只了。
  这时候屁戈有电话打进来,两个人聊了很长时间,中间还让阿宾用泰语向对方问好。电话结束后,屁戈淡淡地说:“是我的姐姐,她问我什么时候回家,问我什么时候看望年迈的爹娘,还有就是宋干节过得好不好。”
  其实屁戈还有个亲哥哥在这里,但是两个人见面从不说话。有时候哥哥站在旁边跟别人聊天,弟弟就悄悄离开。避免彼此尴尬。不过屁戈目前这个工作,还是他哥哥操心为他寻到的。
  杯中的酒继续流入口中,屁戈说起了更多的故事往事。他没上过几年学,在一家美国企业工作过三四年,然后在市场卖过东西,然后是居无定所、四处漂流。结过婚,但很快就离了,年轻时候,觉得离婚是把拘束自己的网罟摘掉了,如今快五十岁的人了,睡觉少了,清醒时候多了,又开始怀念曾经的网罟。
  他说我们这个工程大约还能坚持一年左右,而一年以后,他又不知道自己能干啥了。他不知道明天,所知道的就是当下。他说跟我们在一起感到很愉快,至少有人愿意陪他玩,逗他开心,如果周围全是泰国人,彼此之间没有异域的陌生感,白眼与轻视会多起来,也就没有那么多快乐了。
  阿宾说,其实屁戈挺快乐的一个人,今天不知道是咋回事。那些风流潇洒的事情不用说,从其它事情上也可见一斑:他本来租住了一套2000泰铢一个月的公寓,前后小院、楼上楼下、绿荫匝地、花繁果香,对于单身的屁戈来说,已经够奢侈的了,可屁戈还是换了一套每月3500泰铢的高级公寓。还有就是,上个月底的时候,屁戈已经把钱都花得差不多了,于是把剩下的钱都买成了猫粮,而自己一直在半饥饿状态。要不是阿宾请他吃了一顿自助餐,都不知道屁戈会成什么样。
  结过婚的人都知道,除非女方野心特别大,对男人要求特别高,不然的话,总有办法哄女人开心,让婚姻维持下去。特别是在泰国这样一个男少女多的国家,更多的婚姻压力在女方,而不是在男方,想来即使是屁戈,维持那段婚姻也不是困难的事情……
  在泰国有句话,不搞女人的男人,就是没有毒液的蛇;而女人如同冰淇淋,如果没有男人品尝,自己就慢慢化掉了。所以在泰国,一个人有几个媳妇,在酒吧等公共场所,女人为男人争风吃醋,都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也许正因为这个原因,在泰国,能看到无数浪荡青春的男人。三十七八、四十来岁还单身的人大有人在,有些人离过一次婚,有些人根本就没有结过。也许泰国美女太多、太热情,让这些泰国男人不愿过早受到婚姻约束;也许他们的生活主张就是活在当下,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吧。
  然而,光阴从不回头,人的年龄只会累加不会减少。有些东西错过了,再回头寻找的时候就变得特别困难。我想,每个人都有这样一条看不见的界线,界线这边青春无敌、无所畏惧;而在界线那边,是对孤独和老无所依的恐惧。许多泰国人,在不经意间把自己推到界线那边去,然后一些人急急忙忙娶妻生子,而一些人运气却没那么好,于是只好酒后惆怅。
  这真是个两头堵的问题,一方面是激情,一方面是传统;一方面是放纵,一方面是责任。有几个人在年轻时候不为这几个命题徘徊?
  (二)
  刚到泰国的时候,需要买身工作服。对方告知,必须要等两个月以上,而且必须一次得买八套才能有人生产。我穿不了那么多,只好作罢。满世界找不到扭剪型高强螺栓,整个泰国就没有生产扭剪型高强螺栓的厂家。老白去市场买竹竿,要三十多根,老板不愿意了:“竹竿都让你买走了,别人再要咋办?”不止是这样,连钻头、焊条、大的电器开关,这些在中国遍地都能找到的东西,也必须到首都曼谷才行。
  DoubleA是我们的业主,也是泰国最大的造纸企业。为了资源循环利用,它建造了自己的自备电厂,燃料是造纸产生的废渣。为了给造纸厂提供原料,DoubleA买下好多土地来种植快速成材的桉树。可是随着企业规模的扩张,仅仅造纸厂的废渣已经不能满足不断扩容的自备电厂要求了,于是DoubleA的老板在斯里兰卡买了一座小岛,专门用来种植大象草,一种燃烧值高、生长快的野草。DoubleA还计划,如果仍然不能满足电厂要求,那就要考虑从其它国家进口煤炭了。
  它没有考虑利用自己国家资源的可能性。也因为这个原因,泰国这个地方到处都是翠绿的颜色,到处都能找到让人心醉的风景。
  这里的汽车几乎都是日本品牌,这儿的玩具都是中国产的,这儿的牛奶来自世界各地,这儿的宗教嫁接自印度和中国,这儿的语言文字是几种文字(主要是中文、印度语和英语)的组合,这儿的书籍、杂志、电影充斥着中国、美国的影子。从我所在的巴真府到曼谷、到芭提雅,沿路除了几个制药厂之外,没有看到什么大规模的企业。几乎没有一根火电厂、钢厂或者炼油厂的烟囱。具说泰国所用的电力,很大一部分都来自缅甸,两个彼此夙敌的国家,因为经济原因,紧密联系在了一起。
  在来到泰国很长时间里,我都充满疑惑,这样一个国家该如何自立?
  然而,这个国家生存得很好。它是亚洲四小虎之一,是东盟主要成员国,与包括中国、日本、美国在内的许多国家都有良好的外交关系。也许,这就是小国的生存之道,正因为它腰肢柔软,才获得了更好的生存、发展机会。也因为它与其他国家形成良性互动关系,所以泰国才在今天的地球村过得有声有色。
  这些年,我走过一些国家,看到一些风景,难免有一些想法。大家都知道日本是个科技很发达的国家,可是,日本的很多产业都“萎缩”了,现在仿佛一心一意只做汽车。其它产品当然也有,但占全世界比重并不大,与其他国家竞争并不激烈。德国呢,就是汽车和重型机械,意大利是几个奢侈品牌,美国主要是金融和高科技。
  你能感觉这世界上几个重要发达国家,经济发展方面主要还是互相补充,然后才是互相竞争。而目前我们中国,目前似乎没有这方面的规划,于是经常四面受敌。如何更自然地融入这个世界,然后把自己做大做强,是我们需要研究的一个课题。当然,这种有针对性的选择,不是自废武功,而是在走出国门的时候更有针对性。毕竟工业门类齐全,一直是我们抵抗外部风险的一大法宝。在这里,笔者想说的是,我们在与世界各国竞争的时候,不要盲目冲上去,而是要有的放矢,更不要随便冲击国际市场。
  当然,没有一个国家是天堂,泰国也是这样。
  2015年年初,曼谷正处于驱赶英拉下台的政治动荡时期。一位同事在市区乘坐公交车,一颗流弹擦肩而过,同车的人都噤若寒蝉。
  还是这一年的4、5月份,我们这些通过“不正规”签证出入泰国海关的时候,每个人需要缴纳的“通关费”,从之前的2000泰铢增加到3500泰铢,原因是军方接管了政府,除了正常各级人员的打点费用之外,多出的那部分钱是军方的花红。
  除了这些“内因”,翻开泰国的历史,你还能看到,泰国这个国家如何被外来势力所左右,像海上的帆船一样,随风浪摇来摆去。也许,这也是小国的不得已之处。
  (三)李芬
  我们招了一个翻译,中文名字叫做李芬,十八九岁的样子。我问她,在学校学习什么内容?小李立刻给我哼唱起来:“沧海笑,滔滔两岸潮……”然后瞪大眼睛问我:“你知道这首歌吗?叫什么名字来着?”
  周围的人都笑了起来,小王在旁边已经抢答了:“笑傲江湖!”
  然后小李告诉我们,在学校她们还学过李白的《静夜思》:“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还看过电影《泰囧》,读过《白蛇传》,知道《西游记》里面的唐僧、孙悟空,还有就是流传最广的《三国演义》。当然全世界人都知道的BruceLi(李小龙)、JetLi(李连杰)、JackChen(成龙)。
  当地没有电影院,大家就租碟片来看。在市场上,美国、中国、香港的影片绝对占据前三甲的位置。你还能发现很多中国书籍,泰语版的《盗墓笔记》到处在卖,售价250泰铢左右,折合人民币50块钱。
  李芬桌子上有张她们班的毕业合影,我问她,你们班里没有男生吗?怎么清一色全是小姑娘啊。
  李芬告诉我,有啊,只不过长得比较清秀,基本上很难分辨得出。班里总共四个男生,其中两个是人妖,另外两个是人妖的男朋友……
  听她这句话,我们几个人都绝倒在地。泰国本来就女人多男人少,再加上一部分人当了和尚,一部分人当了人妖,男人就更少了,人妖还要再夺男人做男朋友,还给不给女人留活路?
  怪不得打扫卫生的老太太都六十多岁了,天天的嘴唇都莫得红艳艳的,一见男人就两眼放光,原来是环境使然。
  
  施工经理老白去现场,对业主说,明天我就能把钢结构安装完毕。对方跟他开玩笑惯了,说了一句泰语:胡剋姑尼!旁边的泰语翻译笑弯了腰。老白就问这个词语是啥意思,翻译说,就是我不相信你说的话的意思。老白是真不相信翻译的话,因为如果仅仅是这个意思,他绝不会笑成那个模样,而且周围的泰国人也都笑得太夸张。
  老白回来以后,就问李芬。老白做出很庄重的样子,告诉李芬这句话对他很重要,要她务必解释清楚。李芬听了之后一脸严肃,然后拿来一张纸,先画两瓣大屁股,然后中间画个圈代表屁眼,然后这个屁眼开始连绵而出大便,堆了好大一坨。然后小女孩解释说,胡剋姑尼的意思就是,我拉出的大便也不相信你说的话!
  (一)屁戈
  如果你见到屁戈这个人,再对照他的所作所为,难免会大吃一惊。屁戈长得是那么忠厚,甚至有点寒碜,然而办的事情是那么不靠谱。这真应了那句话: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屁戈有三辆车,一辆是福特,已经伴随他十九年。驾驶舱管用的还有三个部件,方向盘、油位表、转向灯。屁戈喝点酒之后喜欢驾驶着他的“爱车”风驰电掣,只见道路两边的桉树犹如被人摔倒一样迅速向后倒退。坐在旁边的阿宾直紧张:“屁戈,你现在车速多少?”
  屁戈把车窗摇下来,把手探出去:“嗯,一百三四十迈吧!”阿宾就一个劲儿地劝屁戈:“我不赶时间,我不赶时间,你完全可以开慢一点!”
  小张见了屁戈的福特车之后,有一句很经典的评价:“在泰国,十九年前能有辆福特车很了不起,十九年后还能继续开,同样很了不起。”
  屁戈的第二辆车是辆骑了六年的铃木摩托车,车把光秃秃的,只剩下车闸还在坚守岗位。摩托车的车速表倒是挺好,不过要想知道油位就麻烦了,得使劲摇摇车子才能估摸出里面还剩下多少油。
  第三辆车就拉风了,是辆崭新的太子摩托车,每次屁戈做上去的时候,便立刻由一个无精打采的中年老鳏夫,变成意气风发的公子哥。屁戈告诉阿宾,这辆车可是他的泡妞战车,花了他六十万泰铢,折合人民币十几万元,也给他带来无尽的满足感和数不清的乐趣。
  屁戈一有空闲就在电脑上翻看美女图片,美女照片不光有明星,还有其他人。有些女人面带不健康的颜色,一看就知道生活作风有问题,而且一看屁戈专注的表情,就知道跟这些女人有过“交集”。阿宾逗他:“传个视频看看?”他嘴角一瞥:“视频算个屁,还有小电影呢!”
  屁戈告诉我,他每年固定两次去芭提雅,为的是让自己不要忘了,自己生活在一个色情业高度发达的国家,要充分享受它带给民众的福利。屁戈还经常跟我讲昨天晚上发生的故事,然后两眼放光地自我沉醉。于是,每天早晨我都这样跟他打招呼:“hi,playboy!”可以看得出,他把这句话当作对他的无上赞美,不过还是小小反驳一下:“你说的不对,我是bad,badboy”。
  礼拜六晚上,我和阿宾正在当地最大的市场闲逛,忽然看到无所事事的屁戈,正在用眼角瞄一个青春美少女,我冲上去大吼一声:“playboy!”把他吓得一哆嗦。
  虽说偷看美女无罪,可他这般贼头贼脑地偷窥,实在有失风度,于是我们揪耗子一样揪住他:请喝酒、请喝酒。
  一瓶啤酒下肚,我基本上就饱了。不过屁戈酒兴明显上来了。酒钱是他掏的,看起来他想把桌子上的酒尽可能地都倒进自己肚子里。他的双眼开始迷离,一种淡淡的忧伤泄露出来。
  “我今年四十七岁了,没有钱,没有稳定的工作,不知道将来!”
  我知道他离过婚,但不确定是不是有孩子,就问他:“有孩子吗?孩子是否是归前妻抚养?”
  他情绪有点低落:“没有孩子,也买不起房子,至今还在租房子住。”
  “那你宋干节在那里度过的?”泰国的宋干节相当于中国的春节,隆重得很。
  “就在这里啊,在我租住的房子里。”
  平常戏谑惯了,忍不住问:“没找个美女,就这么干齁着?”
  “和我的八只小猫在一起,每天就是起床、吃饭、喂猫、睡觉。刚才在市场,就是给猫买吃的来着。”
  阿宾去过他的住处,见过他养的猫,不是什么波斯猫、暹罗猫,就是从外面捡回来的流浪猫,而且有几只一看就知道身上有病。半个月前,阿宾去的时候还有十四只,如今只剩下八只了。
  这时候屁戈有电话打进来,两个人聊了很长时间,中间还让阿宾用泰语向对方问好。电话结束后,屁戈淡淡地说:“是我的姐姐,她问我什么时候回家,问我什么时候看望年迈的爹娘,还有就是宋干节过得好不好。”
  其实屁戈还有个亲哥哥在这里,但是两个人见面从不说话。有时候哥哥站在旁边跟别人聊天,弟弟就悄悄离开。避免彼此尴尬。不过屁戈目前这个工作,还是他哥哥操心为他寻到的。
  杯中的酒继续流入口中,屁戈说起了更多的故事往事。他没上过几年学,在一家美国企业工作过三四年,然后在市场卖过东西,然后是居无定所、四处漂流。结过婚,但很快就离了,年轻时候,觉得离婚是把拘束自己的网罟摘掉了,如今快五十岁的人了,睡觉少了,清醒时候多了,又开始怀念曾经的网罟。
  他说我们这个工程大约还能坚持一年左右,而一年以后,他又不知道自己能干啥了。他不知道明天,所知道的就是当下。他说跟我们在一起感到很愉快,至少有人愿意陪他玩,逗他开心,如果周围全是泰国人,彼此之间没有异域的陌生感,白眼与轻视会多起来,也就没有那么多快乐了。
  阿宾说,其实屁戈挺快乐的一个人,今天不知道是咋回事。那些风流潇洒的事情不用说,从其它事情上也可见一斑:他本来租住了一套2000泰铢一个月的公寓,前后小院、楼上楼下、绿荫匝地、花繁果香,对于单身的屁戈来说,已经够奢侈的了,可屁戈还是换了一套每月3500泰铢的高级公寓。还有就是,上个月底的时候,屁戈已经把钱都花得差不多了,于是把剩下的钱都买成了猫粮,而自己一直在半饥饿状态。要不是阿宾请他吃了一顿自助餐,都不知道屁戈会成什么样。
  结过婚的人都知道,除非女方野心特别大,对男人要求特别高,不然的话,总有办法哄女人开心,让婚姻维持下去。特别是在泰国这样一个男少女多的国家,更多的婚姻压力在女方,而不是在男方,想来即使是屁戈,维持那段婚姻也不是困难的事情……
  在泰国有句话,不搞女人的男人,就是没有毒液的蛇;而女人如同冰淇淋,如果没有男人品尝,自己就慢慢化掉了。所以在泰国,一个人有几个媳妇,在酒吧等公共场所,女人为男人争风吃醋,都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也许正因为这个原因,在泰国,能看到无数浪荡青春的男人。三十七八、四十来岁还单身的人大有人在,有些人离过一次婚,有些人根本就没有结过。也许泰国美女太多、太热情,让这些泰国男人不愿过早受到婚姻约束;也许他们的生活主张就是活在当下,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吧。
  然而,光阴从不回头,人的年龄只会累加不会减少。有些东西错过了,再回头寻找的时候就变得特别困难。我想,每个人都有这样一条看不见的界线,界线这边青春无敌、无所畏惧;而在界线那边,是对孤独和老无所依的恐惧。许多泰国人,在不经意间把自己推到界线那边去,然后一些人急急忙忙娶妻生子,而一些人运气却没那么好,于是只好酒后惆怅。
  这真是个两头堵的问题,一方面是激情,一方面是传统;一方面是放纵,一方面是责任。有几个人在年轻时候不为这几个命题徘徊?
  (二)
  刚到泰国的时候,需要买身工作服。对方告知,必须要等两个月以上,而且必须一次得买八套才能有人生产。我穿不了那么多,只好作罢。满世界找不到扭剪型高强螺栓,整个泰国就没有生产扭剪型高强螺栓的厂家。老白去市场买竹竿,要三十多根,老板不愿意了:“竹竿都让你买走了,别人再要咋办?”不止是这样,连钻头、焊条、大的电器开关,这些在中国遍地都能找到的东西,也必须到首都曼谷才行。
  DoubleA是我们的业主,也是泰国最大的造纸企业。为了资源循环利用,它建造了自己的自备电厂,燃料是造纸产生的废渣。为了给造纸厂提供原料,DoubleA买下好多土地来种植快速成材的桉树。可是随着企业规模的扩张,仅仅造纸厂的废渣已经不能满足不断扩容的自备电厂要求了,于是DoubleA的老板在斯里兰卡买了一座小岛,专门用来种植大象草,一种燃烧值高、生长快的野草。DoubleA还计划,如果仍然不能满足电厂要求,那就要考虑从其它国家进口煤炭了。
  它没有考虑利用自己国家资源的可能性。也因为这个原因,泰国这个地方到处都是翠绿的颜色,到处都能找到让人心醉的风景。
  这里的汽车几乎都是日本品牌,这儿的玩具都是中国产的,这儿的牛奶来自世界各地,这儿的宗教嫁接自印度和中国,这儿的语言文字是几种文字(主要是中文、印度语和英语)的组合,这儿的书籍、杂志、电影充斥着中国、美国的影子。从我所在的巴真府到曼谷、到芭提雅,沿路除了几个制药厂之外,没有看到什么大规模的企业。几乎没有一根火电厂、钢厂或者炼油厂的烟囱。具说泰国所用的电力,很大一部分都来自缅甸,两个彼此夙敌的国家,因为经济原因,紧密联系在了一起。
  在来到泰国很长时间里,我都充满疑惑,这样一个国家该如何自立?
  然而,这个国家生存得很好。它是亚洲四小虎之一,是东盟主要成员国,与包括中国、日本、美国在内的许多国家都有良好的外交关系。也许,这就是小国的生存之道,正因为它腰肢柔软,才获得了更好的生存、发展机会。也因为它与其他国家形成良性互动关系,所以泰国才在今天的地球村过得有声有色。
  这些年,我走过一些国家,看到一些风景,难免有一些想法。大家都知道日本是个科技很发达的国家,可是,日本的很多产业都“萎缩”了,现在仿佛一心一意只做汽车。其它产品当然也有,但占全世界比重并不大,与其他国家竞争并不激烈。德国呢,就是汽车和重型机械,意大利是几个奢侈品牌,美国主要是金融和高科技。
  你能感觉这世界上几个重要发达国家,经济发展方面主要还是互相补充,然后才是互相竞争。而目前我们中国,目前似乎没有这方面的规划,于是经常四面受敌。如何更自然地融入这个世界,然后把自己做大做强,是我们需要研究的一个课题。当然,这种有针对性的选择,不是自废武功,而是在走出国门的时候更有针对性。毕竟工业门类齐全,一直是我们抵抗外部风险的一大法宝。在这里,笔者想说的是,我们在与世界各国竞争的时候,不要盲目冲上去,而是要有的放矢,更不要随便冲击国际市场。
  当然,没有一个国家是天堂,泰国也是这样。
  2015年年初,曼谷正处于驱赶英拉下台的政治动荡时期。一位同事在市区乘坐公交车,一颗流弹擦肩而过,同车的人都噤若寒蝉。
  还是这一年的4、5月份,我们这些通过“不正规”签证出入泰国海关的时候,每个人需要缴纳的“通关费”,从之前的2000泰铢增加到3500泰铢,原因是军方接管了政府,除了正常各级人员的打点费用之外,多出的那部分钱是军方的花红。
  除了这些“内因”,翻开泰国的历史,你还能看到,泰国这个国家如何被外来势力所左右,像海上的帆船一样,随风浪摇来摆去。也许,这也是小国的不得已之处。
  (三)李芬
  我们招了一个翻译,中文名字叫做李芬,十八九岁的样子。我问她,在学校学习什么内容?小李立刻给我哼唱起来:“沧海笑,滔滔两岸潮……”然后瞪大眼睛问我:“你知道这首歌吗?叫什么名字来着?”
  周围的人都笑了起来,小王在旁边已经抢答了:“笑傲江湖!”
  然后小李告诉我们,在学校她们还学过李白的《静夜思》:“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还看过电影《泰囧》,读过《白蛇传》,知道《西游记》里面的唐僧、孙悟空,还有就是流传最广的《三国演义》。当然全世界人都知道的BruceLi(李小龙)、JetLi(李连杰)、JackChen(成龙)。
  当地没有电影院,大家就租碟片来看。在市场上,美国、中国、香港的影片绝对占据前三甲的位置。你还能发现很多中国书籍,泰语版的《盗墓笔记》到处在卖,售价250泰铢左右,折合人民币50块钱。
  李芬桌子上有张她们班的毕业合影,我问她,你们班里没有男生吗?怎么清一色全是小姑娘啊。
  李芬告诉我,有啊,只不过长得比较清秀,基本上很难分辨得出。班里总共四个男生,其中两个是人妖,另外两个是人妖的男朋友……
  听她这句话,我们几个人都绝倒在地。泰国本来就女人多男人少,再加上一部分人当了和尚,一部分人当了人妖,男人就更少了,人妖还要再夺男人做男朋友,还给不给女人留活路?
  怪不得打扫卫生的老太太都六十多岁了,天天的嘴唇都莫得红艳艳的,一见男人就两眼放光,原来是环境使然。
  
  施工经理老白去现场,对业主说,明天我就能把钢结构安装完毕。对方跟他开玩笑惯了,说了一句泰语:胡剋姑尼!旁边的泰语翻译笑弯了腰。老白就问这个词语是啥意思,翻译说,就是我不相信你说的话的意思。老白是真不相信翻译的话,因为如果仅仅是这个意思,他绝不会笑成那个模样,而且周围的泰国人也都笑得太夸张。
  老白回来以后,就问李芬。老白做出很庄重的样子,告诉李芬这句话对他很重要,要她务必解释清楚。李芬听了之后一脸严肃,然后拿来一张纸,先画两瓣大屁股,然后中间画个圈代表屁眼,然后这个屁眼开始连绵而出大便,堆了好大一坨。然后小女孩解释说,胡剋姑尼的意思就是,我拉出的大便也不相信你说的话!
  李芬告诉我,就像中国人在学校里要学英语一样,泰国人在学校必须学中文。因为这个原因,中文在泰国也非常流行,会说中文的人特别多。中文商标、中文标语、中国商品、中国商店特别多。
  李芬来到我们公司之后,就发现学校学的东西远远不够用,于是就在我们这群中国人中间继续“深造”。老王是我们分包商的一个队长,蔫儿坏,一本正经的教她:“李芬啊,一会儿你的boss来了,你第一句话要这样说‘你大爷的’!”李芬嘴里念念叨叨:“你大爷的!你大爷的!”
  结果boss来了之后,李芬没吱声,老王就挤眼睛提示她。李芬还真不含糊,没有冲着boss,反而冲着老王嚷上了:“你大爷的!”大家全都笑成一片。
  上个月老王回家了,昨天晚上重返泰国,我们这边的人已经接到消息,告诉李芬:“‘你大爷的’回来了。”李芬是个典型的人来疯,满屋子大叫:“你大爷的要回来了,你大爷的要回来了!”正喊的起劲,老王进门报到来了,李芬一个箭步先冲上去:“‘你大爷的’真回来了!”
  (四)
  我们住在巴真武里府的一个酒店,酒店名字叫做塔瓦酒店。酒店占地面积有几万平米。里面有高尔夫球场、无边泳池、健身房、篮球场、排球场、羽毛球场,还有月亮果树、荔枝树、槟榔树、芒果树等等。酒店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旅游景点和游玩的地方。
  热带的泰国多雨,而在雨后塔瓦酒店的路上,到处都能看到翠绿的小蛇,就像筷子一样粗细。
  老马晚上去游泳,结果走在路上就被蛇咬了,咬了右脚的第一个脚趾头。老马第一时间把那条小蛇扔到了云彩那边,然后坐下来赶紧往外挤血,直到鲜红的血源源不断流出来才罢休。
  这时候,得到消息的弟兄们也赶来了,赶紧把他送到附近的公立医院。进医院一挂号,包括各种费用,价格真便宜,就几个泰铢,折合人民币还不到一块钱。老马要求进急诊室,没想到大夫稳如泰山:“先抽个血查查吧!”
  半小时以后大夫回话了:血清无恙,不是毒蛇,你们走吧,医院的大门这就对老马关上了。不过老马也松了口气,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要他的蛇颜色太鲜艳了,看了就让人害怕,现在医生说不是毒蛇,看来没有生命危险。
  第二天早晨,老马起床一看,整个右脚脚丫子肿得大了一圈,走路也不利索了。赶紧又找车到医院。挂完号,把病情对大夫一说,大夫还是那句话:“抽个血看看吧!”
  半小时以后大夫回话:血清无恙,你们走吧!费用还是很低,还是不到一块钱人民币。这回老马有点沉不住气:“那整个脚丫子怎么肿了呢?”大夫问:“你被蚊子咬过吗?”
  “咬过啊!”
  “肿不肿?”
  “肿啊!”
  “蚊子咬了都肿,何况是被蛇咬了?”
  “那请你给处理一下伤口,至少用点消炎药总可以吧!就是用酒精消消毒也行啊!”
  “放心吧,不需要处理。”
  回来的路上大家安慰老马,泰国几乎遍地都是蛇,大夫应该很有经验,说不定再睡一觉就好了。
  第三天早晨,老马起来一看,整个右腿的小腿肚子都肿了,而且因为伤口疼,心里有阴影,一整晚都没睡好。赶紧去医院吧,大夫一看又是他,生气了:“不是毒蛇咬的,为什么还来?”
  老马把右腿伸出来给他看,肿得挺吓人。大夫不再批评他了:“抽个血看看吧!”
  ……
  第四天老马起床一看,右腿已经肿过膝盖了。赶紧上网一查,什么叫毒蛇?咬了人之后可能置人于死地的蛇叫毒蛇,其它的蛇都不在毒蛇之列。
  老马还挣扎着还去公立医院,旁边人劝他,别去了,再去就变成献血了。
  于是老马当天就去了曼谷,到那边公立医院一挂号,前面有三千五百多人在等待。相关人员透露,至少要等一个礼拜才能轮到他。小王给老马比划了一下,到那时候,至少能肿到脖儿梗。
  害怕花钱的老马这次下决心了,去私立医院!
  当老马住进私立医院的时候,右腿快肿到大腿根了,再晚来一天,估计上厕所都得成问题。大夫立刻围了上来,第一个举动就是割开小蛇咬到的伤口,然后开始打消炎针,老马心里敞亮了,效果几乎肉眼就能看得见。不过在这里费用也是天价,一天要8000泰铢,折合人民币1600块钱。项目经理承诺,所有费用全部报销,老马这才心安理得地住下来。
  第一次打吊针,小王陪床。一瓶药液需要12小时,肉眼几乎看不到进展。小王没遇到过这种情形,就问护士小姐:“能不能输液输的快一些?”
  护士姐姐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为什么?说明书上说的是十二小时,为什么要快一些?”
  结果到了第二天,护士就来撵人了:“红衫军反对英拉执政,要封城!你们需要连夜撤出曼谷,不然就走不了了。”
  两个月之后,老马的腿完全康复了,回国之后,再也不来泰国了。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投稿邮箱:35625244@qq.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