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 >
水漫泗州城    清风书苑月刊投稿

水漫泗州城 清风书苑月刊投稿

瓢泼大雨下了五天五夜,四洲城外的护城河终于决堤了,守堤官民只好紧急撤离。滔滔洪水涌进城中,居民们被迫纷纷逃离家园,向高处转移。天色墨黑的时候,从泗洲城的东渡口跑出来一个青年…

谷遇奇缘

谷遇奇缘

谷遇奇缘 七月烈日炎炎,维奇整装,肩背干粮,徒步,狼塔山。 爬雪山,求雪莲解难, 大夫言:你妻子发热,四肢无力,痛苦苍白的脸,只有雪莲才能让你妻子复原。 维奇发誓:只要能医治妻病…

评标疑义

评标疑义

严竞是市政府最优秀的评标专家,担任过很多次评标组长。他从来不接受领导暗示,也不理会投标方巴结,严格遵照招投标方面的法律规定,依规依据评分。正因他公正、认真的性格,过手的标历…

喝糖水

喝糖水

家乡团堡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古镇,打从明朝洪武初年开始,这里就是一个商贾云集的地方,各种行业都在这里发展着。 上世纪五十年代,更是百废俱兴,文化生活也逐渐深入这里。那年来了一个说…

缘来饺子

缘来饺子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未,八十年代初,人民公社、生产大队依然存在。 靠山生产大队有八个生产小队,每个生产小队有四五十户居民。这个生产大队中除有二三十人在附近的煤矿当工人的,大多数都…

死不瞑目

死不瞑目

六十年代,农村远没有像现在这样便利,道路平整,车来车往,即使没有顺车,一个电话,也能叫到车。可在那个时候,别说车了,就连摩托都没有,毛驴车一个村子里也很少见;一条道路,崎岖…

买单

买单

万谦是一家广告公司的业务员,他已经在这家公司干了十年。在他看来,做业务员的精髓就是做人,善于和各种客户打交道,尽量保持和客户良好的关系。 其实,在说话方面都好办,这么多年,万…

求你给我一巴掌

求你给我一巴掌

妻子来探监时,问杨宏有什么事要交代的,杨宏叹息一声,说:“我、我想见二叔。” “二叔?你犯糊涂吧?二叔不是在老家死了吗?” “是啊,二叔不该死。他不死,我就不会到这里来了。” “得,二叔…

心路

心路

男人是在一个午后发现那个小村子的。 起初,男人只是为了寻找几丝写作的灵感。他的灵感在那个中午突然枯竭,手上的笔提了又落,终无法写下一句话。他看着正午的阳光,心中突然冒出这样一…

秘方

秘方

南坪南经生家,祖传一秘方,专治喉咙肿堵、失音、失哑、不能咽食,俗称“鹅舌”。 该病急发恶重,不治即死。远近名医,无人能治。惟南经生家祖传秘方,药到病治,概无意外。 此方已传数…

失眠

失眠

一 怪异,很奇怪。 凌凤又醒了,不用看表,此时正是凌晨三点半。 刚才凌凤还在熟睡中,忽然,犹如一瓢凉水泼进脑袋,激灵一下,两眼睁开,目光清澈,外面静悄悄,能听见的只有蟋蟀的声音…

执着

执着

天刚蒙蒙亮,张依婷一边给孩子穿衣,一边催促着丈夫李军。她说:“要晚啦!还在磨蹭什么?” 她的丈夫却不以为然,照旧一板一眼收拾着自己的行装,在他认为时间还宽裕着哩。 然而,妻子后…

路 遇

路 遇

早晨八点,空中略有雾。 一条乡村公路上人来车往,上班的忙着去按时签到,读书的忙着按时到校。行人匆匆,各有各的事儿。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急匆匆地跑着。她出事了。 这个女人名叫左…

奇葩选举(小说)

奇葩选举(小说)

丁杰刚刚大学毕业,被吴家村委会录用,成为一名普通的社区村官,虽然只是负责村委的会议布置和接待工作。但丁杰是个勤快人,每天都第一个到岗,到岗后,把办公室先打扫一遍,并用拖把拖…

老余头儿的秘密

老余头儿的秘密

老余头儿去世了。老余头儿的病来得快,那天在办公室回家的路上,突然心里难受,口吐白沫,然后就倒在地上,再也没有起来。 老余头儿生前一直在某个大型国有企业的基建部门工作,近八年来…

猫和狗

猫和狗

杨明华的两个儿子都在外地打工安家,前不久老伴又去世了。办完丧失,他就独自一人守在家里,成了有儿子的孤身人。 为了消除寂寞,杨明华就养了一只猫和一条狗。猫和狗除了与他作伴以外,…

秋风起、秋风凉

秋风起、秋风凉

一 张占胜是一名解放军战士,也是首批随军挺进新疆的一员。刚入疆时,不难想象,生活环境条件是相当恶劣的;住宅区四周是一望无际的戈壁滩,芦苇荡和红柳丛遍布四野,除此之外一片荒凉……

 老张之死

 老张之死

老张死了,刚退休不到三个月,老张便死了。 同事们听了,连连摇头,觉得可惜了。同时,更多的觉得老张不该死的。起码,他若是听人劝,早些去医院检查,何至于等不到退休就病发了,这还三…

寻找父亲生前的好友

寻找父亲生前的好友

寻找父亲生前的好友 父亲的遗体告别仪式定于明天在殡仪馆进行。 母亲交代阿鸿:你父亲生前讲颜面、爱热闹。你要是孝顺,就把他的朋友都找来,好好送他最后一程。 阿鸿想:父亲是退休干部,…

打野猪

打野猪

进入初夏,地里的玉米就吐穗挂红了。 天气也渐渐热起来,村里的人们不再享受空调和炉火,开始在柳树下乘凉谈天。说一些听来的新闻趣事,聊一些家常里短。直到月上东山才各自归家歇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