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 >
心有余悸

心有余悸

眼见再没得人说了,又扫了一眼众工友,老汪冷哼一声,猛地转过身子,毫不迟疑地弯腰抱起工具,这才大步往前走去。 只留下一串坚毅的脚步声,在身后回响。 隐约间,老汪听到一道声音响起,…

文君街传奇

文君街传奇

七月的天,川西平原的气溫和南京,武汉一样热。 我刚从篷安看望司马相如回家,休息一天,又赶去了邛崃,幸而下着毛毛细雨,凉爽。 我刚到文君街,心就剧烈地跳,昨晚相如兄与我托梦,再三…

粉裙子

粉裙子

天太热,我牵着慧子走在小巷的树荫下。 路边酷热阳光下停着一辆堆着货物三轮电动车,两个男人埋头摆弄着什么。 “老弟帮帮忙?”一个戴凉帽的老者对我说。我问怎么了。另一个男人抬头擦擦…

烟

他又在微信里晒出三包“和”烟来,盒子是黄白色与猪肝色,不知多少钱一包。 他在微信里告诉我,他每天要得到贡烟七八包,最少的也有两三包,每包烟零售价是一百元。他还说,每包烟抽三天…

美丽的拒绝

美丽的拒绝

炎炎盛夏,热浪炙人。让阿赟义无反顾地跳槽到这家小厂里来打工,仅仅是因为这个厂可以给员工安排单身宿舍。这对喜欢安静独处,舞文弄墨时不愿受打扰的人来说,无疑是有很大诱惑力的。…

卖鸡的老头

卖鸡的老头

这天休假,老婆说,她店里的东安鸡不好吃,非要尝尝我的手艺。我一听,自告奋勇地去外面买鸡。要知道,我平时最不愿意上街买菜。 骑车来到黄泥井市场,一眼看见旁边一个老头的竹篮里趴着…

考试(微小说)

考试(微小说)

明白调到办公室第一天,办公室主任郑重其事地交待他一项任务——替局长学习、考试。并特别强调,这是一项关系到局长年终考核的重要指标,一定要用心去做。1月15日,要在市电大统一考试。…

微型小说三篇

微型小说三篇

◎雨 那是多年前的一个中午,小城中还未出现外卖这种新型服务行当。 雨,一直下个不停。用王树生的话说:“就象一万个洗衣服用的大盆盛满了水,再可着劲往下泼似的。” 该用餐了。 每天的…

药方

药方

张长衫在村口开家中药铺子,除了给人看病开药方抓药,他还在柴禾房屋替人熬药汤。熬药汤的罐子一个个黑不溜秋的,都是张长衫祖上留下来的。张长衫家是中医世家,在当地颇有名气。 这日,…

乡村师爷

乡村师爷

据说在清朝宣统年间,团堡盘龙水村,有个乡村师爷,叫姚成宽,足智多谋,富有正义感。早年曾做过知县的师爷,因不满官场腐败隐退家乡。他常常为乡亲们写诉状打官司,经他之手的状子,官…

一指熊猫血

一指熊猫血

上午十点,陈立平听完新员工法律维权知识讲座,走出职工培训中心,接到妻子从千里之外的小山村打来的电话:“立平,妞妞得了急性脑膜炎,要一万多块钱治疗,快汇钱回来呀!” 陈立平嗯啊…

宋江整酒

宋江整酒

梁山好汉在宋江的率领下,剿灭曾头市,活捉史文恭,报了天王晁盖的一箭之仇。接着又顺利打下东平府和东昌府,忠义堂上108条好汉聚齐,声威雄壮。又经过巧弄石碣,排出座次。众好汉各领任…

南郭先生新传

南郭先生新传

“齐宣王死,缗王立”之后,南郭先生的滥竽在宫廷实在混不下去了,就悄悄的逃出宫外隐姓埋名。他自身没有谋生本事,就流浪讨乞。挨冻受饿,饱经折磨…… 好容易熬到二十一世纪,南郭先生…

祝寿

祝寿

今天是童伯伯的七十大寿。他一个人坐在沙发里,静静地看着茶几上祝寿的礼品。可他没有一丁点高兴劲,感觉心里空落落的。是挂念在医院里侍候她妹妹的老伴吗?都到了古来稀的年纪了,还有…

锣声传唱

锣声传唱

3月14日 10:46,安仁村村头。 一声粗野的破锣响:清零了!清零了! 声音从一棵千年的老樟树下传出,震得高大茂繁的细叶沙沙往下掉。一个矮锉的黑脸黄牙汉子在树下手舞足蹈。他便是村子里的…

买西瓜

买西瓜

他在一家不大的企业上班。今年由于受疫情影响,单位的效益不好,他拼死拼活地干活,每月最多能挣3000来块钱。他不但要抚养80多岁的老娘,而且还要供着儿子上大学。他儿子每月的生活费,最…

暗号

暗号

“喂,喂喂”老根对着话筒,三番四次地呼叫九八佬儿工卫的电话,这一次电话才接通,却迟迟不见回话:“老工,喂,老工,喂喂……” 老根家在山川,来两百多公里外银城找工打,由于没有什…

真没想到

真没想到

正阳大街,紧挨着停车场。 唉,有些西装革履、优质裙装的男女,素质太差,总是随意丢弃垃圾。一个女人身着休闲装,在马路牙子那儿捡拾丢弃的饮料瓶子。 这时候,从对面走来一男一女。他…

祝你好运

祝你好运

离别甘谷虽然已将近三十年了,可有一桩往事总是萦绕在心头,它在我的人生记忆里竟是那样的美好,不是春光胜似春光,令我感动,催我奋进。 记得参加工作的第三年,在一个春光明媚,风和日…

生死对峙

生死对峙

西风烈,残阳如血。 四爷从大山高峰走到山坳,忽然眼前一闪,顿时头发根根竖立,浑身冷汗自冒,土铳刹那间端起,瞄准前方,右手食指紧扣扳机,却不敢扳动。山坳东南二十米处,一棵老松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