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 >
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桃花相映红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今年的天气回暖很快,四月初的人民公园里,桃花行已绽满粉红,引来一群群勤劳的蜜蜂和寻香的游客。 临近中午,小青收起写生的画板,整理好随身物品,准备离开回家。…

殉情谷

殉情谷

我和谭群从小学到高中一直同班,上大学时,我们在同一学校,说不清我俩是从何时开始谈恋爱的!大四的时候,我们形影不离,一天到晚都泡在一起。我们商量好了,毕业后一起去深圳创业,在…

土狗的一天

土狗的一天

小黑是生活在交城县的一条狗,现在约摸也有十几岁了吧。它的儿子旺财今年也有四五岁,父子二人相依为命,流浪在交城县的大街小巷。 “喔喔喔———”不知交城哪家养的鸡吹起了喇叭,告诉…

一号阵地

一号阵地

一座小山包。 子弹从三个方向互射着。 一号阵地上,一棵松树让飞来的子弹左削一根树枝、右也削掉一根树枝。 幸好抢占制高点的就三个人。 有意思的是,刚才打得那么激烈,他们都不清楚自己…

鲍鱼风波

鲍鱼风波

“大林带俺去了市里最牛叉的饭店!活快七十了,头一次见到那大场面,人那里面装修的,比乡礼堂都阔气。啧啧。” 村西头大槐树下,四爷呷了口搪瓷缸里酽茶,跟大伙儿讲着前段时间去市里儿…

赌

正午的阳光正烈,四德叔抽把躺椅,于门前的树荫下躺下。 树上的蝉鸣声,一遍一遍,他倏地从躺椅上弹起来,骂一声:“懒虫。” “懒虫”,当地人对蝉的恶称。蝉鸣声丝丝入耳,聒噪沉闷,催…

后妈

后妈

春,生机盎然,绿树吐着新芽。如此晴空万里的好天气,却难以让李多有个好心情。他闷闷地躺在床上,看着自己用旧的手机,内心涌起了浓浓恨意。他恨那个女人,恨那个取代自己母亲的女人。…

家乡之春

家乡之春

没有疫情打扰的乔家寨,才是使人最放松,最舒适,最快活的村庄。田间地头旁种植的桃树粉红色的花朵,伴随着春雨的润物细无声,冥冥之中给乔家寨以和平感。半年以来的外乡生活,让我无时…

黑岛

黑岛

让人一脚踹出飞机。 慌乱中摸到降落伞控制开关,还算他们有点良心。 或许我是高兴得有点早了,降落伞现在如何正常下降到地面才是重点;几千米的高空,乱操作等于自杀,不操作又感觉是在等…

婚庆里的火药味儿

婚庆里的火药味儿

婚庆中的火药味儿(小小说) 老裴把儿子的婚事筹办个停停当当,腊月十一是举办婚礼的良辰吉日,两个月前就与婚庆公司订下的拱门,幸福路、礼炮,以及花轿、龙椅、西洋乐队,民间乐团等议…

婚庆中的火药味儿

婚庆中的火药味儿

老裴把儿子的婚事筹办个停停当当,腊月十一是举办婚礼的良辰吉日,两个月前就与婚庆公司订下的拱门,幸福路、礼炮,以及花轿、龙椅、西洋乐队,民间乐团等议仗队伍,按照当地的风俗,孩…

在路上

在路上

一 晓玲,真的要去吗? 嗯。 不去不行吗? 不行! 那好吧,需要我做些什么? 都准备好了。你自己也多注意,这次疫情爆发突然,地域广,潜伏期长,早期症状不明显。 嗯,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

村里有个叫“狼来了”的男孩

村里有个叫“狼来了”的男孩

男孩的村子在山的很里面,有数不清的山填满了整个世界,祖祖辈辈的村里人穷其一生,都没能够数清楚到底有多少座山。男孩和村里其他孩子,出生后就被家长和其他大人反复灌输那个《狼来了…

不合适

不合适

大城市里的大医院,住院病房可算不上大,八十七岁的刘老太入住的两人间充其量也就是十二平米的样子。 那天陪送刘老太住院的是一男一女,女人看上去有四十岁左右,虽然貌不惊人,但侧面看…

蟾蜍传奇

蟾蜍传奇

在我老家,人们喜欢把蟾蜍叫作“蛤蟆”。 它长得像青蛙,但皮肤粗糙,背上长满癞疙瘩,模样难看,习性憨厚,动作笨拙,喜欢扎堆。这家伙繁殖能力特别强,专门捕食农田里的害虫,是庄稼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