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 >
只有梅知道

只有梅知道

我叫聂风,关于我的故事与一个女人息息相关。她叫叶梅。此刻,我带着对她的回忆一路前行,去往我们最初开始的地方,我想,这也是她心里的夙愿。 和她相遇是在法国,她说,这里是一个有故…

记忆中的水彩画

记忆中的水彩画

如果不是因为那次无意间的邂逅,我想我和她永远也不会相遇、相识,更不会让这段对于我来说刻骨铭心的经历成为心中始终无法抹去的烙印。 她叫海超,有点像男孩的名字,然而她的相貌和气质…

悲雁

悲雁

风把树刮瘦了,秋也卷走了田地里所有收获。看来,北方是不能待了。 禾抬头望着空寂的蓝天,心,早就飞过宽阔的草原,飞过翻滚的小河,飞过巍峨的群山。他知道,清就在往南的某个地方等着…

活着的眼睛

活着的眼睛

晌午,毒辣的阳光炙烤着大地,热气从人们的脚板底向身体和心中蒸腾着燥热。 刘老汉在地里弯腰插秧,他挽着裤腿露出枯瘦黝黑的小腿,用粗壮短小的手指轻捻着秧苗。他越来越发现自己的身体…

中秋缘

中秋缘

校园,花坛,活力无限,秋菊花团锦簇红叶点缀,亮眼。 她是校花,樱桃小口,天生丽质,螓首蛾眉,美目盼兮名:田苑。 校园门前翘首,眺望,期待,她最感兴趣的管理课教授名:高天, 高教授…

噶山奇遇

噶山奇遇

噶山风光迤逦,一年四季青翠欲滴,香气醉人。噶山脚下有一条通往县府的大道,据当地的百姓讲,这个地方很久以前经常闹鬼,传说这地方有一个黑面包公摸样的鬼神,凡是过往的客人,要是做…

九台驱鬼

九台驱鬼

中元之夜,圆月正天时分。 在通往墓窟的山道上,一盏犹如鬼灯般的黄灯笼,忽明忽暗地在苍茫的夜色中飘浮着。临近了,才发现那是一顶竹轿子。轿上坐着西岭大财主杨登科。提灯笼的,是贴身…

我不知道你是谁

我不知道你是谁

靠山村刚兴起网络时,大妮儿便请闺中密友兰花帮她申请了一个QQ号码,而且及时将QQ号用手机短信发给了在汉口一家公司做业务主管的丈夫山娃。 丈夫山娃收到QQ号后,迅速点开查找,输入了妻子…

新闻事件

新闻事件

楼下包子店的女人死了。 这是今天晚上工业园里最轰炸的新闻。半个小时前的话题还是昨晚广场舞队里的一个男人被殴打,至于被殴打的原因,据说是因为他和广场舞队的一位女队友暧昧。当然,…

2020,想说爱你不容易

2020,想说爱你不容易

我们生活简单平淡,不用喝酒应酬,也没有繁杂的朋友圈。老公唯一的坏习惯就是经常熬夜。这或许就是导致他免疫力低下,抵抗力太差的主要原因了。不然我们也没接触什么有毒有害物质,怎么…

 听·说

听·说

“周祁霖”,背后传来我的名字,声音好熟悉,我立马转过身来。还没有等我张口,她已经大步流星地来到我面前:“我还以为是我看错了,没想到真是你。”看着她的模样,我脱口而出:“陈言…

有个屁

有个屁

那是个夏日的午后,天灰蒙蒙的,似乎要下雷阵雨的前奏,天气很闷热,然后突然心血来潮感觉自己很想吃葡萄,可是周边的摊位都早早的收起来了。 为了满足自己的食欲,便兴匆匆的往离家不远…

回家

回家

自从二狗妈离家出走以后,二狗爹就再也没找过女人。父子两人相依为命十几年,二狗早就不记得他妈长啥样了。至于他爹,这些年一直都是拼命赚钱,但在这个穷地方,也只能够温饱而已。后来…

  生命倒计时

生命倒计时

重症监护室收进了一位病人,这是心衰病人,医生已使出浑身解数,能用上的药都用了,但血液化验结果,床边的心脏监护仪显示,此病人己进入生命倒计时,亲友焦急地等在门外。 这天王护土是…

憨子老三

憨子老三

老三弟兄五个,他排行老三。老三是憨子,村里人都这么说。可老三自己却不这么认为,他感觉自己和那几个兄弟一样聪明,甚至比他们更精。大家看他憨头呆脑的就经常拿他来开玩笑。老三最不…

雨思

雨思

杜甫望着不断从草堂屋(草堂,杜甫心想,如今恐只能称为茅舍了)顶滴落的雨水,回想白天狂风中,南村众小儿抱着茅草乱窜的情景,感慨万千。 这个季节是多风多雨的,这个夜,雨水不止,似…

 终点

终点

孟科长拖着沉重的步伐登上大巴,开始踏上漫漫的返乡路程。窗外熟悉的建筑物,远处黛青色的山廓一一从眼前掠过……他顿感腹部一阵绞痛,预感有腹泻的征兆。这次到省城办事,接触过省局相…

退钱

退钱

老张在这个菜市场卖猪肉,已经是多年的事了。 菜市场就算老张生意最好。老张看见谁都是笑嘻嘻的。老张卖肉,眼睛亮,老弱妇幼记得清楚;刀准,一刀下去,八九不离十;算得快,称一动,他…

[鬼故事]谁是真凶

[鬼故事]谁是真凶

张三,李四,王五,三个是好朋友。 三个同住东庄村,又三个同属鸡,张三四月出生,李四七月出生,王五十月出生,所以,虽同年生,但王五最小了,为此,王五叫张三大哥,叫李四二哥。 当然…

馅饼

馅饼

“方丈”走了,庙里的“和尚”们乱了套:老张抱怨老李砍价太狠了:那有四千八的还成八百的?老周恨老马,你也不打算买,你添什么乱呀?还有那个老汪,气得只跺脚:好好答应我们几个人,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