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 >
偏偏只往坏处想

偏偏只往坏处想

王成单亲家庭长大,和母亲相依为命,母亲平时对他极为关心,当然这种关心在成长期的王成看来,就是束缚和负担。 这天王成放学后去了同学小明家。两人捉起了蛐蛐,等想起回家时,天已经黑…

哪里来的肉

哪里来的肉

鲁北有个黄龙村,村里有对夫妻,男的叫黄中信,女的叫侯常叶,他们有个独生宝贝女儿叫小朵。最近,小朵在厂里谈了个男朋友叫大同。 大同这小伙子帅气正派,小朵漂亮泼辣,两个人爱得死去…

特殊的贫困补助

特殊的贫困补助

王小雪是一名刚毕业的大学生,通过招聘考试考到一个偏远的山村当了一名寄宿小学老师,担任一年级(1)班的班主任。学校条件比想象中的还要艰苦,但她心中有数,她来这里只是一个过渡,她…

给你提个醒

给你提个醒

县环保局吴局长的老母亲住进了医院,医生给下达了病危通知,吴局长接到病危通知就驱车去了光明村。 吴局长家的祖坟就在光明村光明山上,十几年前,吴局长的父亲去世就安葬在这里。当时,…

送你一件“礼物”

送你一件“礼物”

歌神要来星城开演唱会了,这可让资深“粉丝”李蕊高兴坏了。当她跟老公宁杰表达想买票看的意愿时,却被兜头泼了瓢冷水:“小孩刚上幼儿园,这个月房贷还没着落了,哪哪都要钱,咱还是省…

这钱真好赚

这钱真好赚

小张开了家烟杂店,生意不温不火,为了来钱快,他喜欢耍点小聪明。 这天,店里来了一个年过六旬的老人,手里拖着一只大行李箱,看样子要出远门。这老人小张认识,以前来店里买过烟,人们…

水星路过的那晚

水星路过的那晚

1.水星凌日 2016年5月9日的下午,一颗小小的黑斑缓慢地在太阳的表面攀爬,整个过程持续到傍晚。开阔的郊野地带,挤满了兴奋的天文爱好者们。 夜幕降临,一切恢复了平静。挪威的某个小镇上,…

噩梦十年

噩梦十年

江南水乡乌镇,住着一个北方汉子,他叫韩子清,是个生意人,十年前抛下父母妻儿来到这里。十年没回家了,每逢节日,他就孤零零地遥望着北方的夜空,思念家乡的父母和妻儿,长长地叹息后…

最后的较量

最后的较量

警官刘勇追赶了歹徒一个整夜,没想到与对手最后狭路相逢竟然是在林子中的这一片空地上。山高林密,在追击过程中刘勇一马当先,早已与其他警员失去了联系,因此当他与歹徒撞个正着之后,…

惊魂迎亲路

惊魂迎亲路

方大伟和许安安的恋爱,她家是一直反对的。据说她父母不知从谁嘴里打听到方大伟为人冷酷,做起事来常常是六亲不认的。许安安跟父母解释,那是他工作性质所决定的。方大伟在法院工作,遇…

别往后面看

别往后面看

午夜12点,一个年轻女子骑着一辆破旧的单车缓缓地穿过一条小巷,巷子里空无一人,寂静得可怕,只听见自行车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吱呀声。小巷的两旁是两栋古老的建筑,斑驳的青砖上透出丝丝…

三爷(灵异)

三爷(灵异)

进腊月了。娘站在日历牌前,翻动着纸页说。 快过年了。过了几天,娘又站在日历牌前说,过年,要给祖先送点钱,好买年货哩。 爹去世后,娘跟我住进城里,年纪大了好多事都糊涂,但每到清…

谁是高高手

谁是高高手

在这个城市的小偷界,有四个大名鼎鼎的易容高手。他们胆大妄为,常常选择在光天化日下作案,但却凭着出神入化的易容绝技,总是神不知鬼不觉地躲过警察的追捕,令警察们头疼极了。 这天,…

寻宝

寻宝

天快黄昏时落起了雪,密密麻麻的雪粒儿,打在树枝上、房檐上,沙拉拉地脆响乱蹦。西巷的瞎四姑,顶着漫天飞舞的雪粒儿,一路摸扶着墙,来了,又走,回头又来了。惠嫂就知道她有事,并猜…

索命鹞鹰

索命鹞鹰

传说,鹞鹰生活在山上,首领是一只体型硕大的雄性鹞鹰,它所到之处百鸟哑音— 1. 鹞鹰现身 西南边陲有一个小村庄。因为阿爸野蛮粗暴,虐待妻子,儿子仇阿黑就到外地找了份工作。 一天早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