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 >
“白斩鸡”探案系列之十九)

“白斩鸡”探案系列之十九)

宁县公安局及其党委根据宁县纪委监委驻宁县公安局纪检监察组意见,经过研究,决定给予刑警大队长侯晓峰同志党内“警告”行政“降级”处分。 局机关党总支书记兼机关纪委书记杭向东同志代…

剩狼生存

剩狼生存

在辽阔大草原上,一群猎手骑着马正追一群狼,他们手中的猎枪不停开。而那些狼群拼命地跑,谁都不顾谁了,它们跟过街老鼠一样,人见人打。 然而,其中怀有身孕的母狼它不行,便栽了跟头,…

忏悔,永远不会迟到

忏悔,永远不会迟到

酣睡中的铿铿被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吵醒,很是气恼,一伸手,摁了拒接键。然而,忘了给手机设置静音,消停不到一分钟,铃声又响起来了,不依不饶的,铿铿只得接起电话:喂,哪位呀? 您是…

告示

告示

绿荫小区是个大杂院,住得居民中,干部、教师、工人、群众都有。在4号楼和围墙之间有块小空地,常有不自觉的人随手或偷偷地把垃圾扔到那里,成了卫生死角。居民向物业反映,物业派人清理…

追踪

追踪

又是一个烈日炎炎的夏日,太阳刚一爬上丝纹不动的树梢,令人窒息的暑气,就静悄悄地笼罩大地。在稻田里薅草的庄稼人,急忙从稻田里爬上来,在小溪里洗把脸,就骑上电瓶车,向家里跑去。…

 飘飞的老哇船

 飘飞的老哇船

飘飞的老哇船 哇哇哇,一只孤单的老哇在村里老槐树上叫,声音凄惨而苍凉。老哇本名乌鸦,它的叫声酷似小娃娃的哭声,所以我们这地方就叫它老哇,也有村里人说它是鬼鸟。 哇哇哇,叫魂似的…

玉殇

玉殇

悠然带着母亲的病历走过若干大小医院后,得到的答应是一致的。回家调整心态,愉快地走完剩下的一年半。或许更久一点,但是不会太久。 她很不甘心,不能放弃。母亲是她的天,她说什么也要…

富国有个先生爷

富国有个先生爷

阴冷的天微微亮,呼啸的山风夹杂着雪花,吹打着路旁光秃秃地树干,呜呜作响。 一辆黑色小轿车停在了山脚的大路旁,刘富国从车里钻了出来,同送他的男人握了个手,“严警官,就送到这吧,…

那个东西不是狗

那个东西不是狗

富有本科学历的万家元,给李局长当秘书已经三年了,没有得到提升,心里很是不快。万家元想:我对工作很是负责的,从来没出纰漏,局长还多次表扬我有才华,工作细致认真,很有发展前途,…

念念不忘

念念不忘

一 某天晚上十点,我打开文档,重看了自己写的某篇性格分析的作文,我点燃了一根香烟,朝屏幕前吐出烟圈。在烟雾缭绕中。这时从里面走出一名男子。他身材瘦小,一头乌黑光亮的短发,两道…

离婚

离婚

赵炎手里拿着一张离婚证,前妻阿秀也捏着一张离婚证,他们心里清楚着,从今天起,他俩又成了单身了,彼此再没有任何关系了。至于儿子赵帅,离婚协议上写明着,赵帅归阿秀抚养,赵炎每月…

截

第二次浪潮又来了,却不是什么革命的浪潮。 点燃此次浪潮的是个外地人,他从外地过来,去了一趟小商品市场,坐了两次出租车,还在路边小吃摊吃过一次早餐,一次午饭。然后,该回哪去就回…

孤舟有影

孤舟有影

陈老汉瘸着腿从屋子里走出来,拿起靠在门边的一根木棍当拐杖,一瘸一拐地走在去村口的路上。陈老汉今年才五十几岁,可是常年的繁重体力劳动让他迅速苍老下去,加上前几天又扭伤了脚,走…

龙爷

龙爷

在赵家庄,龙爷绝对是一个妇孺皆知的人物。人们称他龙爷,是因为他有权威,还是特别受人敬仰?从人们招呼他时的语气和神情里看显然不是。 “龙爷,厕所该掏了,抽空去掏啊!” “龙爷,南…

伯乐老总

伯乐老总

某企业老总贾大孔,虽非科班出身,但尊重知识尊重文化那是没的说的。他爱慕人才,求贤若渴,十数年如一日坚持“以情感留人,以事业留人”的人才“双留”方针。广开言路,广纳贤士,一个…

“白斩鸡”探案系列之十八

“白斩鸡”探案系列之十八

宁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侯晓峰被溧阳市天目湖派出所两位警官带到派出所接受调查。 他被当地警方询问、查证达二十四小时之久,因其违法犯罪证据不足,无罪释放。 虽然在刑法层面,他是清…

喊出你的名字

喊出你的名字

傅会明调到单位当副总,分管人力资源。单位一把手说,查了你的档案,你是学劳动人事管理的,专业对口。傅会明不好推辞,就答应了。其实,他一直在办公室工作,主要是写材料,后来搞党务…

 各有绝招

各有绝招

夏得颇老汉真的一下子富起来了。谁都知道前些年他还是村里的低保对象。 夏得颇致富的绝招就是靠养了五个儿子。他今年就满75岁了,他秉承父亲“养儿防老”的家教,一连生了五个儿子。早些…

父亲

父亲

动车奔驰在通往家乡的大道上,强子的心,随着车的前行一寸寸契入家的心脏。 车窗外,午后的太阳像一只游动的红气球,静静地注视着他。温煦的阳光里,强子仿佛看到了父亲那饱经沧桑的脸。…

山沟沟里的光棍汉

山沟沟里的光棍汉

伯牙说,读书有什么用,你看看三伢仔,读到了省城,现在还不是回来在坡上挑粪娶婆娘。 伯牙坐在火炉旁木墩上“吧唧吧唧”吸了两口旱烟,又语重心长地说道。 二墩子啊,你年龄也不小了,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