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情感 >
竹之品(情感小说)

竹之品(情感小说)

一 春节期间,同志之间免不了走动走动。 钱县长每年都去赵市长家拜年。上大学时,赵是钱的师兄,也是学生会主席,钱是学生会宣传部长,俩人工作配合默契。现在一个是市长,一个是县长,还…

育花者

育花者

一 张静秋的确不是一个育花的好手,他甚至连一个正儿八经的养花人都算不上,因为之前他从没有体验过施肥、翻土、播种、育苗的劳动生活。用他的话说,男人格局要大,要远,要层次高,不能…

本车开往幸福路

本车开往幸福路

所谓的日子,就是不同的时间,不同的人物,不同的事件,不同的场面,伴随着不同的个人痛楚,用生命的亲身体验,无比融洽地遇在一起,结伴朝着共同的命运和注定的结局,朝着自己并不知道…

1983年的旧历年

1983年的旧历年

冬子是被油香牵引到灶间的。灶间里热气腾腾,油香扑鼻。阿妈腰系围裙,左手拿一个铁罩篱,右手拿一双筷子,站在油气缭绕的灶前,煎豆腐和糯米粿条。白嫩嫩的豆腐在油锅里发出呲呲声,周…

闪失

闪失

在兰林派出所录完笔供后出来,柯哲走在回家的路上,心中涌出一种说不出的失落感。腊月里日短,还不到晚上六点半,天就黑乎乎的,兰林路上行人和车辆不多,两旁的路灯没有亮齐,稀稀拉拉…

無

最懂事的孩子没糖吃,性格最好的人先被欺负。在这个暧昧横行的时代,我想找一个上进深情的人过一生。…

泼墨舒音律

泼墨舒音律

泼墨舒音律,展宣落诗意。携一缕清风入卷,吟一帕素芳词章,赏一阙唐风宋雨;轻载时空依梦,缓步韶华香韵,看霓裳妙舞;闭上眼睛,静静地沐浴华光;张开嘴巴,坦坦的承接雨露;伸出双手…

这一行,去见星辰大海

这一行,去见星辰大海

一直向往却从未启程。 三月底,王先生辞职从上海来到阜阳,如他所说,清明节带我去宣城骑行皖南川藏线。或许是因为真正的川藏线在人们的印象中凶险至极,才有了这藏在宣城小山里平静淡雅…

以静制动

以静制动

我没想过要遇到谁,遇到了又散了。一次又一次的遇见让我越来越止步不前了,也让我更加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信心会有多好的未来。不过这样也挺好,至少我学会了以静制动。…

殇

周一,旺根照例提前半小时来到办公室。还没坐稳,手机兀自响了起来,短信来了。 旺根并不急于看信息,端起泡好的茶,呷一口;点上烟,吸一口,噘着嘴巴,慢慢吐出一个个烟圈。他嘴角微微…

寻找血型

寻找血型

沈晓光带着程少楠回到清水港已经深更半夜,尽管在茶楼里呆了很久,说了很多,当程少楠一看见小麦,力气尽失几乎崩溃,他靠在晓光身上,附在他耳边虚弱地说:“快,快扶我上去。” 看到他…

一生难忘的记忆

一生难忘的记忆

那幸福的记忆,一生都不会忘记! 春节,远嫁的妹妹一家也回湖南老家过春节,使欢乐祥和的春节,更增添无限的幸福! 妹妹家3岁半的女儿冯丽菲,我的外甥女,刚看见我时还有些害羞,但过了…

远方

远方

微风不燥,阳光正好,携一缕磬香,共赏落桥明月。 静默伫立。以古月为韵,流水为觞,铺笺诗情,为纯净的心念执笔,书写前世的缘,今生的爱。 极致的远方,一份牵梦的使然,那么近,又是…

你的模样

你的模样

一 罗样从小家境不太好,所以自高一开始,她就开始去学校食堂打工,给家里减少一点负担。 每逢暑假,她都要去镇上找个补习班工作,工资少得可怜,只有一千出头,但好在家长不要求成绩,只…

永不绽放的玫瑰

永不绽放的玫瑰

一 “小王,你先去送一盆儿玫瑰,还是不带花苞的那种,回来再干活。”李老板挺个大肚子站在花圃中间的埂子上安排着。 李老板五十多岁,在S省有好多产业,曾被评为致富带头人,是个小有名…

我和哥的忘年交

我和哥的忘年交

我和哥的友谊始于我的初中时代,因为和他的儿子一起上初中,那时,哥在宝鸡铁路车辆厂上班,是村子里为数不多的几个吃公家粮的人,家里经济条件要比其他人好很多。为了上学方便,他专门给儿子…

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是一位朴实又木讷的人,我已经记不起年轻时父亲的样子,可能是黑中透着点亮;我想父亲年轻时一定很白皙,当我看到父亲光膀子的时候,他没晒过太阳的地方白的发亮。 父亲19岁结婚…

最好的光阴,最美的岁月

最好的光阴,最美的岁月

有人说,最美的时光是青春少年。那时,正同学少年,意气风发,未来可期。 确实,年少的时光充满了生机,每一天都热气腾腾。就像刚刚冒着尖的竹笋。一日比一日拔升,比肩长天。一生之计在…

缕缕花絮,六月诗韵墨香

缕缕花絮,六月诗韵墨香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一转眼春意盎然的景象悄然步入六月的温情胸膛,曾经的万紫千红变幻成,红瘦绿盈的模样,缕缕花絮,在夏的季节竞相开放,梅韵暗香已经穿上绿色衣裳,枇杷树接过花神…

拜年

拜年

说好了今日来的,今日来的,可这都……,说到这儿,老汪停止了嘀咕,象想起了什么样,猛地仰起头,却由于用力过猛,幅度过大,只听“咔嚓”一声,脖颈处传来脆响,“咝……”,老汪长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