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情感 >
舞动的夕阳

舞动的夕阳

一 窗户外面,落日如同一个大火球燃烧着长空,银色的落日好像一位翩翩起舞的女子,传出闪耀的光芒。她抬起手臂,扭出妖娆的舞姿,释放出火辣辣味儿。乔新木默默地立在窗边,面前的落日竟…

母亲的黄土地

母亲的黄土地

昨天晚上,我梦见了爸爸。一直以来,父亲的形象在我脑子里是模糊不清的,甚至空白,可以这么说,空缺得就像一张白纸,并没有一点儿磨叽。我居然在梦里梦见他了,这简直就是个惊喜。梦中…

自驾情人岛

自驾情人岛

1、 一个雨天的夜晚,几台随便停车的外卖电瓶车遮挡小区大门口,车辆进不了,从大门口到大街上排成一列,堵得很厉害,鸣笛声此起彼落。门卫室只有一个老人,我在前,下了车帮助他挪走电动…

猫缘

猫缘

一 刚,加了一个男士新伙伴,习惯性看朋友圈,呵呵呵,有花有草,有狗狗,每一张照片必然加上诗情画意的文本,风趣自我调侃搞笑,栩栩如生。 再次爬楼梯,一条朋友圈触动了我神经。一个…

孽缘

孽缘

一 很早以前的早晨,又来到秋居住宾馆。 近几天都是这般。仍在熟睡中的秋,被一个简短手机喊醒,随后,等着匆匆忙忙上楼梯,缓缓的叩门进到,再匆匆忙忙洗一下钻进秋的被窝里,不闻不问地…

插班生的故事

插班生的故事

【一】 普九到计时牌上标明:时长-------四天。班里的同学一个个都让老师改名了,见面相互之间探听名字。 “你叫什么名字?” “叶利青。” “啊,俄总统。” “你嘞?” “李登学” “中国台…

要悲伤已经太迟了

要悲伤已经太迟了

要忧伤早已太迟了 (1)当他离我远去 有没有那么一天,当桃花开到荼靡,当离人染尽泪水,当风月填满热血传奇; 有没有那么一天,如果时光能够反转,大家回过头转过身,那就让我们回到起点…

行走的逗号

行走的逗号

1 20世纪九十年代。盛夏。江源市第一中学高二(1)班。语文教学。 男生和女生济济一堂,眼光直直地看向演讲台——一位戴眼镜的中年女老师,手捧一本《萌芽》,抑扬顿挫地朗读在其中一篇文…

奇女子花儿

奇女子花儿

儿时经常听祖上人讲,百几十年前大家村里出一位奇女。 这女子怎样奇法儿呢,我把祖上人分享的故事说给你听—— 大家村西三四里地远距离有一个小王庄,小王庄有一个王老贵。王老贵祖辈几代…

狩猎

狩猎

一 “叮铃叮铃……” 赵悦伦正坐办公室电脑前,忙于整理本月部门考核鉴定汇报,手旁电话来了。 只见手没停,略微侧卧转头,瞟了一眼手机来电显示,是一个自己的手机里面没有存放的当地座…

梅娘

梅娘

一 坐到轮椅上的老奶奶,咧着仅有一颗门牙嘴微笑着,边上的榆叶梅微微地晃动,整张脸被映变成浅浅的淡粉色。 “好,不许动,看这个。”她手指头一动,咔嚓一声,照相机的快门传出轻快的关…

火祭

火祭

1 元宵夜,大家喝彩在转彩灯、猜灯谜的欢乐祥和中,旁边的村光一片火场,烧红了千万家。 “阿力,那不是你回家的方向吗?家里没有人吗?”村支书惊惧地问道。 “爹,是我们家,妈与姐姐在…

荷花塘边

荷花塘边

1 在倒口湾1965年的蛇年里,一共有三个孩子依次赶到尘世间。 农历六月头,荷花才从塘里出现尖尖角,江老歪家生下第五个孩子。到了八月尾,塘里玫瑰花花绿叶子叶子的一片充沛,接生婆从塘埂…

英雄救美.20

英雄救美.20

救美.20 齐小虎洗把脸,急乎乎到地中海风格娱乐场。看莫上司的黑坐驾已暂停在正门口,他一惊,急慌慌拉门上楼去经理室。门虚掩着,他爬门窥探,瞧莫老总正与张三八讲话,他没有进去,在门…

英雄救美21

英雄救美21

救美21 “哦,我叫齐小虎。”齐小虎一扬脸,兴致勃勃自我介绍。 “齐小虎。好呀!”胖矮贺彪看眼齐小虎,冲莫虎一笑,“哥哥眼力见。”又向齐小虎点了点头,自我介绍: “哦,我是贺彪。”…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