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情感 >
8月8日·劫

8月8日·劫

1988年8月8日,杭州迎来了罕见的12级台风,整个杭州城水淹土埋,惨不忍睹,西湖边上,被风连根拔起的树木随处可见。 杭州一家医院的妇产手术室里,金玺的小腿刚刚迈出母亲的子宫,手术室就…

左边是路,右边也是路

左边是路,右边也是路

一 天真活泼的网络模特夏秋,兴致勃勃地挎着文质彬彬的男友姚思远,走进了古香古色的城市公园。公园里,热闹非凡。自发组织的人们,形成了很多欢乐的团体。有的在集体唱歌;有的在演奏器…

通灵犬

通灵犬

一、 郊外的清晨,天空显得愈发湛蓝,几朵白云在苍穹里飘浮着,变换着无穷的虚幻。轻柔的夏风在游动,追逐着一对骑自行车的夫妻。 “李大夫,你看,那朵云,像不像一只洁白温顺的小绵羊?…

射门

射门

一 季小黎吃过早餐,擦拭完餐桌,又把锅碗瓢勺都洗刷干净。爱人单位离这儿远,上班时间相对早些。天刚亮,就必须奔赴在上班的路上。自己在单位职位低微。薪水与职位挂钩,当然收入也是菲…

歧路

歧路

一 天地之间,灰蒙蒙一片。灰蒙蒙一片里,高恒远恍恍惚惚,坐在一辆四处漏风的破面包车上。冷风一阵阵袭来,他身体越来越冷,冷得直打哆嗦。 破面包像行驶在惊涛骇浪之中,上下颠簸,车上…

那江烟花

那江烟花

01 今天是公司成立两周年,晚上在举行周年庆活动。也许公司里的气氛太过闹了,林丰发言完后便徒步出来,来到离公司不远的江边。倚着栏杆,扯开领带结,点燃一支烟,半眯着眼。 公司的大门…

遐想

遐想

距我和何霞最后一次分别,至今已经过去了俩月了呀!这些天,我给她发微信,她不是回信“忙”,便是“过后回你”,几个“过后”都过去了,却依然没有她的只言片语,急人不急人啊?明天就…

芦苇荡(小说)

芦苇荡(小说)

      我的家乡在黄河边上,与母亲河之间只隔着一堤一壕。堤,当然是世人皆知的黄河大堤了;而壕,则是当年修筑黄河大堤,取土,而挖出的一条宽约百米的沟堑。沟堑追随着黄河大堤一路…

红鲤鱼

红鲤鱼

她望着她,她的手中的红袋子膨胀起来,红的热烈的颜色,游动着红色的鲤鱼,咕噜咕噜地冒着水泡似的——一个怀着晚年寂寞的老人,儿女在外工作始终没有回来,打着电话匆匆就挂了。眼睛的…

行在旅途(小说)

行在旅途(小说)

站在候车台上,我满心期待这躺火车的到来。大概是一年没有回家的缘故,没有回到那小时候让自己厌弃的地方,可又不知怎的,好久不见,即使从前满腹的抱怨也变成一腔多情的思念。 “呼………

活路

活路

(一) “嗡……嗡……”手机震动声划破了清晨的宁静。 一只满是划痕的手艰难地从被子里伸了出来,胡乱地拍打着床头柜,企图摸到昨晚随手一丢的手机,却不慎把充电器拽了下来,“咣”的一…

第六病室

第六病室

一 今年六月二十四日,我又住进了医院。 我身体总是不争气,爱生病,一生病就是大病,然后就要住院,就要麻烦一大群人。 这一次住的医院是岳阳市第一人民医院东院,心血管内科,坐电梯上…

是谁?丢失了自己的重要信息(六十八)

是谁?丢失了自己的重要信息(六十八)

昂梅拿到自己的化验单之后,走进医生办公室,递给医生,医生说道:小金同学,结果是白纸黑字,你的一个偶然的放松,已经让你怀孕了。 昂梅纳纳的说道:医生,这可叫我如何办啊? 医生严肃…

是谁?丢失了自己的重要信息(六十七)

是谁?丢失了自己的重要信息(六十七)

吃过中饭,稍稍休息了一会,昂梅就拿了一把伞,上距小区不远的中医院妇科,查查自己月经不来的原因。 一个还没有结婚的女孩,检查这个事情,真的有点儿让昂梅难为情。 她拿着自己的挂号…

鼠洞

鼠洞

我很卑微,也很害怕,成日蜷缩在自己的小屋子里,就像一个受伤的老鼠。 外面传来任何动静,都会伤害我的心,使得我怒气上涌,但是又不敢发作,终于导致我喉咙发炎,嗓子冒火,难受痛苦。…

是谁?丢失了自己的重要信息(六十六)

是谁?丢失了自己的重要信息(六十六)

李军拿过自己的手机一看,是昂梅在QQ内发送来的信息。 李军看到昂梅新近放入乍浦相册的有关照片,在存入QQ照相册内,李军仔细看看,是好象在海边的风景照 ,其中内有个照片,是昂梅跟一个…

胖头鱼惹祸了

胖头鱼惹祸了

   一、天旱酷热巧遇胖头鱼       蜘了在树叶下拼命叫道:“热啊,热啊……”可树叶依旧一动不动,仿佛中暑似地低垂着。   老张用毛巾,又擦了一下满头满脸的汗,双手绞一下,“哗啦,…

现实照在理想上

现实照在理想上

一 我在学校旁边开了个文具店,卖些纸啊笔的,借以维持生计。疫情一来,学校迟迟开不了学,纸笔们便积满了灰尘。为了补贴家用,晚上,我便去步行街做送餐员。 有那么一段时间,全国各地轰…

愿做一粒沙

愿做一粒沙

一早上班她看到马路边上停着一辆亮黄色的共享单车,旁边站着一个胖丫头,手里正端着一碗热干面,在那里呼哧呼哧地吃着,边翘首望着前方,不一会一辆通勤车来了,停在她的身旁,胖丫头慌…

家事

家事

一 如果不是大舅哥程军用他大舅哥的身份压我,我是说什么也不会搅和到他们家里那些事里去的。虽然我是程家女婿。可是程家的家务事,我老婆早就对我说过,她们程家那些家务事,我最好不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