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评论 >
古典,永远的时尚

古典,永远的时尚

一 我在散文《时光,因友情而美好》中,第一次写到南京的鸡鸣寺,一座寺庙,为什么起这样一个“乡野”的名字,一直在琢磨其深意,直到读到《诗经》中的两首《鸡鸣》诗,才有所顿悟。原来…

要不要结婚生孩子?年轻女孩子在很多问题上被误导了。

要不要结婚生孩子?年轻女孩子在很多问题上被误导了。

文/丁忆坤 前几天经济学家任泽平的话成功吸引了人们的注意,来看看他说了什么: “尽快建立鼓励生育基金,央行多印2万亿,用10年社会多生5000万孩子,解决人口老龄化少子化问题,让未来更有…

他对生活有点意见

他对生活有点意见

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也没有两种完全相同的人生。因此,法国大革命的先驱、启蒙运动和文艺复兴的领袖人物卢梭在他的著作里就说:上帝创造了我,然后打碎了模子。意思就是每个…

错爱李白有何妨(作品赏析)

错爱李白有何妨(作品赏析)

爱上诗词,是从认识李白开始的,爱上李白,是缘于他的诗词,嫁给李白,也是嫁给了他的诗词。说是爱上李白,不如说是喜欢李白的诗意人生。李白的一生,传奇而又坎坷,纵使才高八斗,终也…

让想象的翅膀飞

让想象的翅膀飞

窃以为——至少我个人认为,没有想象,便没有文学;没有想象,便没有小说;诚然,没有想象,便没有被圈内文友们戏称为“陈女侠”的陈春琴的小说集《食梦貘》。当我饶有兴趣地看完陈春琴…

精神与气节永存

精神与气节永存

上世纪九十年代,受朋友之邀去广东的东莞做客,到达的第二天,朋友说:来东莞不去虎门镇的沙角等于白来,于是去了沙角。 步入沙角的一刹那,就被眼前浩渺大海那堪蓝的海水涤荡了心魂。但…

信仰崇高写春秋,追求不息绘人生

信仰崇高写春秋,追求不息绘人生

前几天,收到老战友张植信寄赠给我的让人眼前一亮、设计装帧精美的《我为信仰鼓与呼:张植信文存第一集》,看着封面上植信战友凝望上空若有所思的神态,就猜想他是在思考信仰的力量呢,…

<b>人民日报再评就地过年:勿忘留守群体,如何实现“两头暖”?</b>

人民日报再评就地过年:勿忘留守群体,如何实现“两头暖”?

昨天(1月11日),我们发布的《人民日报评就地过年:倡导之外还要做好什么》一文,谈到各地区各部门倡导就地过年,要拿出一系列务实举措,确保群众真切感受到家的温暖。在留言区,一位网…

《读名著·传经典》走近唐诗宋词(赏析)

《读名著·传经典》走近唐诗宋词(赏析)

走近唐诗,只为那“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嵩人”的满腔豪情与不畏权势的洒脱,走近宋词,只为那“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凤舞大地(小说)

凤舞大地(小说)

一 我7岁那年,我的家乡皂角树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村民们像意外地得到了一箩山芋似的分到了自家的责任地。其实,村里那些顺着山势弯弯绕绕的盘山地像家乡人的生活一样贫瘠,但当村民…

读黄金山古风《山居醉酒四十韵》有感)

读黄金山古风《山居醉酒四十韵》有感)

黄老一首古风,吸引了我的眼球,令我心潮澎湃,激动不已,也就是说引起我的共鸣。 作者以在江山获得第四季度优秀作者的称号而兴奋不已,于是,从不喝酒的他,居然独酌独饮起来。自古文人…

音乐收藏者

音乐收藏者

好小说总会让人的心灵超越凡尘,领人到双足无法到达的境地,领略沧桑人生中别样的风情。手头这本巜音乐收藏者》,有着拨动人心弦,耐人咀嚼回味的故事内核。音乐收藏者,收藏的不只是散…

 时间之上

时间之上

近日,第五届成都国际诗歌周在蓉城举行。在本次诗歌周论坛上,作家潘向黎以“杜甫埋伏在中年等我”为题,尽述那些流年似水的感慨和无奈。我也是中年人,近年又听多了叶嘉莹先生对杜甫的…

《拉魂腔》中的生活悖论

《拉魂腔》中的生活悖论

《拉魂腔》以民俗学者鸭儿前往瘫子村进行民俗研究过程中的见闻感受为线索,揭示了围绕瘫子村搬迁工作中,在硖石乡乡长王清举和以梅麻三、梅子孝为首的瘫子村人之间的矛盾冲突。同时间接…

“白卵作家”的异思妙想

“白卵作家”的异思妙想

当今我国社会,卖文为生,自食其力的“文人”或曰“作家”,简直是凤毛麟角。而徐贤林则是一位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一直是依靠写稿维持生计而笔耕不辍的“布衣作家”。1962年出生于风光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