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读张恨水《夜深沉》

“人生的集合,大半是偶然的,不过在这偶然之中,往往可以变为固然。”

孤女杨月容在受尽色鬼师父张三的欺凌和师母的打骂而无路可走时,贫穷却仗义的年轻小伙子二和伸出援助之手,把她从魔抓下救出,并为她四处奔走,为她拜师,不遗余力地为她谋一个美好的前程。

最初那份单纯青涩的情愫,总是在不经意间萌芽。二和与月容就这样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他们心照不宣地向对方微笑,一个照例赶马车,一个照例每天学戏,除了多了两颗砰砰乱跳的心,其他的似乎和以前并没有什么不同。

我想,世间最幸福的事,大概就是在最美好的年化,遇见一个值得自己守候一生的人。然而,在人生最初的阶段,未经世事的我们,又怎能体会到初心的难能可贵?

不久之后,杨月容第一次登台,以她的年轻美貌,以她甜美的嗓音,一炮而红。自然而然的,她的生活开始有了变化。

“聪明的人,是不受诱惑;愚蠢的人,是不懂诱惑。至于小聪明的人,明知道诱惑之来,与己无力,而结果,心灵一动,就进了诱惑之网。”

宋信生,一个有钱的大学生,走进了她的视线。他一掷千金地捧红她,带她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新世界。在她面前,他展尽奢华,献尽殷勤。杨月容也在迷迷糊糊中一步一步地陷入纸醉金迷中,陷入温柔乡中。

我想,人生的无奈之处就在于此。在迷迷糊糊之中,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而一次自以为是小小的失足之处,却导致幸福从此以后与自己失之交臂。

杨月容就这样离开师父,离开二和,与宋信生离开北平,过了半个月挥金如土的生活。

只是,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仅仅半个月后,宋信生就对她失去了兴趣。杨月容原以为,这样的生活至少可以过上三年五载,却没有预料到,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新鲜感,原来可以如此短暂。

杨月容如一只丧家之犬,独自回到北平,生活又回到了原点,却比原来还要不如。她没有脸再回去找师父,更不敢去见二和。她独自住到破旧的大杂院中,过着忍饥挨饿的生活。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更何况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子。像二和这样真心待她的男人可遇而不可求,有钱有势想要玩她一把的男人倒是一大把。大把的钱硬生生地被送进她破旧的屋子中,让她无法抗拒。几经周折,她又一次被宋信生卖了。

当杨月容再一次获得人生自由,她决定不管怎么样,都要找到二和,和他好好谈一谈。而当她再一次看到二和时,昔日的情郎,已经一身喜衣,乐呵呵地成为了别人的新郎。

再说说二和。

“一个人要走起运来,那是关起大门也抵挡不住的。反过来,一个人要倒起霉,也是关门所抵挡不住的。”

杨月容离开后,二和的日子也不好过。他几经周折地寻找她,却总是杳无音讯,最后连赖以生存的马也死了,二和就彻底的失业了。也就在这时,田家二姑娘愿意与他结亲,并给他带来了三十块钱一个月薪酬的工作。虽然透着老大的不乐意,但为了工作,二和还是勉为其难地答应了这门婚事。

千金易买相如赋,一生难得有情人。爱情,本就不是生活中的必须品,而是奢侈品,还是奢侈品中的限量款。一段不幸的婚姻,往往是从选择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开始的。

田家二姑娘欢欢喜喜地嫁给了二和,她漂亮能干,全心全意地照顾丈夫、照顾丁老太。她不差呀,她也没有做错什么,却没有得到丈夫一丝一毫的温暖。她开始产生妒意,开始维护自己作为妻子的权益,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获取钱财。直到死的那一刻,她为自己的行为忏悔,并希望二和能和月容在一起。作为一个女人,把自己短暂的青春,献给了两个男人,却从未得到过他们片刻的真心,田家二姑娘是可悲的。也许,对她来说,为二和做了最后一件事,最后死亡,才是解脱。

直到妻子死亡的那一刻,二和开始懊悔不该对田二姑娘总是那样冷言冷语的。从那一刻起,即使他又能名正言顺地和月容在一起,也回不到从前了。更何况,一次又一次的误会、错过,让他们越走越远。

“世上有许多不愿跳上舞台的人,往往为着朋友的引诱,或者家庭的压迫,只得牺牲了自己的成见,跟着别人上台。其实他上台之后,受着良心的谴责,未尝不是精神上的罪人。”

在一个雪夜,月容在众星捧月之下,再一次登上舞台,二和在墙外的雪地之中,连看她演出的资格都没有。在他的眼中,月容成为一个爱慕虚荣、不念旧情的人。而月容以为二和已带着妻子和母亲过上幸福的生活,把她忘的一干二净了。

杨月容命运的车轮在看似宽广而平坦的大道上轧轧经过,前面是一个又一个看不见的泥淖。表面光鲜亮丽,她却再也快乐不起来。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什么是浪漫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顶部